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人物春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人物春秋

睢宁王玉树外传

编辑日期:2017-1-16 10:27:40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近者《彭城周末》连发徐州会馆旧事,王智科、徐建国诸先生或勾陈史料,或实地走访,学人既行知并举,鸿文又丰赡可亲,乡贤濡化地方,故老风流宛在,读来如饮醇酒,令人不禁醺醺然。智科先生还就徐州会馆涉及的名人进行了一个勾勒,其中涉及到王玉树,引述如下:王玉树,睢宁人,生卒不详。宣统三年(1911年)曾在睢宁与张树璜等人,协助陈兴芝收集清江十三协溃兵,响应武昌起义,并积极宣传革命,主张推翻清政府。民国七年(1918年)当选为安福国会众议院议员。民国十八年(1929年)曾在北平重印葛之莫编写的《康熙睢宁县志》。

  王玉树在“徐州会馆修葺捐款衔名碑”碑记中说自己“囊年曾受段公之托,董理馆事”,验之睢宁南社社员郭爱棠学生、沛县书法家冯亦吾的回忆文章亦然。冯言王玉树主持会馆期间,每年都有聚餐会,参加人员多数为教育界教职员工以及学生,有时聚餐后还照相留念等。笔者是睢宁人,对王玉树了解虽然只是皮毛,但还是不揣谫陋,狗尾续貂,向读者介绍一下有点争议的王玉树。
  一、王玉树略历
  王玉树(1879—约1944),谱名懿琦,一作轶奇,原睢宁二区王行村人,现梁集镇戚姬村人,籍贯自署广东潮阳。其父王方增,光绪间廪生,但科运崚嶒,遂钻研医理,家道小康,置办田产三五顷。王方增曾辅佐侯绍瀛、丁显纂修《光绪睢宁县志稿》,任分采一职。王玉树还有个弟弟叫王惠轩,谱名懿恩。
  王玉树的学历教育情况,因缺乏资料,我们只能从其家庭情况推测,应该受到良好的启蒙教育,庚子年前后曾留学日本,后加入同盟会。在前徐州会馆碑记中,王玉树自述“甲辰春,余游学旧都,下榻馆中。”萧县段书云、宿迁黄以霖等人在北京倡建徐州会馆,其出发点是“同乡来京应试及朝觐者,多临时僦屋以居,每苦不便”,就是为了解决应试举子、晋京官员的食宿以及在京同乡联谊的场地之需。甲辰年是光绪三十年,即公元1904年,这一年,黄兴领导的秘密团体华兴会成立,蔡元培被推举为光复会会长,邓小平出生,陈独秀主办的《安徽俗话报》创刊,震惊中外的“苏报案”结案,章炳麟、邹容分别被判入狱三年、二年,孙中山游历美国大陆宣传革命,第三届奥运会在美国开幕,还有就在这一年,清政府举办了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如果王玉树前来参加会试,起码应是举人,但从他当选国会议员的资料上来看,传统功名一栏阙如。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甲辰之行就看成王玉树青年时期的一次壮游吧。
  辛亥革命爆发后,王玉树协助邑人陈兴芝(一作陈醒支),与张树璜、郭爱棠一起,出面召集从清江(今淮安)“炸营”的十三协溃兵,晓以大义,在睢宁成立国民军,响应武昌起义。在湖南人向恺然编著的《缔造共和名人事略·陈醒支》一文中,言醒支“遂邀王轶奇同出召集,出资饷之”。郭爱棠在《祭陈烈士兴芝文并序》中说“烈士收抚十三协溃兵1200余人,军械全,马数十匹,于睢宁城北,招余与张、王诸同志,树白旗起义,号国民军,传檄四方。”及至陈兴芝兄弟相继捐躯,睢宁民政长孙剑虹“与王轶奇、夏宗翰等备棺仿楚俗大招之例”,为烈士召开追悼大会并落葬。
  王玉树1913年1月以共和党候选人身份当选为江苏省议会驻会议员,1917年7月张勋复辟失败,驻徐的定武军发生叛乱,洗劫徐州南关商号民宅,省长公署委派王玉树、杨懋卿为政府特使,赴徐州安抚并调查受灾情况,并呈请北洋政府抚恤,因政府财政枯竭作罢。1918年6月当选为第二届国会众议院议员,翌年受命回宁,组织江苏地方协进会并当选会长,此后长居北京,直至去世。1929年4月,邳县、宿迁、睢宁刀会暴动,夏宗翰等人在睢宁以“大同革命仁义兴隆军”名义聚众骚扰地方,有人在报上说王玉树是领头人之一。王玉树去信上海申报馆,声明自己离开睢宁已经十六七年,且双目失明已经四载,否认为刀会首领,《申报》即以来函照登予以发布。王玉树应该不会是刀会首领,但是,不能避免亲朋拉虎皮扯大旗的嫌疑。至于双目失明一事,考虑其后管理徐州会馆,出任自治区区长,重修陶然亭,义葬赛金花等一些列活动,完全失明似乎不太可能。根据王玉树孙子的回忆文章来推测,王玉树大约逝于1944年,长孙在其去世后10年后才出生。
  值得注意的是,民国第一届国会议员中,直隶有位同名同姓的王玉树当选,这个王玉树是光绪癸卯科(1903年)举人,出生于1876年,比睢宁王玉树大3岁,热河省朝阳大庙黄金店人氏,此人不在第二届国会参议院名录中。1917年10月24日,就“府院之争”中质疑国务总理迳自呈请罢免国务员是否合法问题在众院质问段祺瑞的,就是这位直隶议员。
  二、有功文化建设
  共和党人多知识分子,文化层次较高。如夏宗翰的弟弟光翰与孙剑虹一起,曾校订南社名宿周祥骏的著作《更生斋类稿乙编》,该书系周祥骏公开出版的首部著作,1912年9月由上海国华书局出版。1928年秋,夏光翰、王惠轩等在北平图书馆发现康熙间《睢宁县志》,于是王玉树分筹资金,在1929年春铅印出版,王玉树为此写了篇序言。当年,铜山张伯英发起《徐州续诗征》,周公权、王玉树担任睢宁县采访人员,二人征选睢宁诗人28位,选诗154首。
  王玉树担任北平自治十一区区长期间,曾募集社会资金兴修街道,治理排污沟渠,并将剩余款项修茸陶然亭,寓居北平的铜山好友、大书法家张伯英说“自治为全市冠”。1934年他重建陶然亭,“葺而新之”。陶然亭慈悲庵住持德昆告知张伯英恳请题字,张伯英于是撰《都门胜地纪》,德昆刻石留念。姑苏名妓赛金花1936年12月4日在北平病逝后,因为戴着“状元夫人”“公使夫人”的光环,且民间盛传与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有段露水因缘,再经过《孽海花》《彩云曲》等文学作品的渲染,声名一时无二。义葬赛金花,王玉树不仅带头捐资,而且积极奔走,把赛金花葬于陶然亭公园内。翌年阴历四月间,他从铜山董士恩家里借来其珍藏的樊樊山手书《前彩云曲》、张伯英手书的《后彩云曲》以及张大千所绘彩云画像一起,“假以入石”, 镶嵌在陶然亭壁间,“彩云于是乎不朽”。 现在这些石刻均陈列于慈悲庵“陶然亭石刻陈列室”内,供游人观赏。
  当年秋,王玉树还请人拓印房山西戒台寺《姚广孝神道碑》,此拓片现国图有藏,左有王玉树行草题跋:“丙子秋,友人刘君振东自房山来,言境有姚少师塔,建筑庄严,高可十丈,其神道碑亦巍峨可览。余因少师学识渊博,显密圆融,且属同乡,前诘特商振东督工驰拓,俾资参考。碑在平西戒台寺前荒野间,为士夫游踪所罕历,故考碑者亦悉言曾未经见,此诚不易多靓之墨宝也。王玉树识。”姚广孝是苏州相城人,不仅是明成祖朱棣最信赖的谋臣,还是北京建城的“总规划师”。有人怀疑题跋的人或为直隶国会议员王玉树,我们从“且属同乡”一语,不难得出结论,撰写跋文的只能是江苏睢宁的王玉树。
  徐州会馆乡贤祠内有《周忠武公传》刻石,这是王玉树管理会馆事务期间所做的又一大贡献。周忠武公名遇吉,明末曾任山西总兵,为周公权八世叔祖,《明史》误为辽东锦州卫人。1934年秋,王玉树请曾任北洋政府实业部次长的淮阴注明书法家田步蟾书写刻石,刻石总计六块,镶嵌在馆内。不过,这篇传文是时任徐海道的山西人康基田撰写的,而不是网上所说王玉树撰写的。1795年康基田巡视睢宁的时候,偶然在风虎山《周氏族谱》上发现周遇吉为睢宁人,为纠正《明史》的错误,于是在风山之巅建周忠武庙(现已无存),这篇传其实是建庙的碑记。不过王玉树在文后加了一个按语,指出睢宁南社名宿周仲穆(名祥骏,周公权父)即其后裔,周遇吉的13世孙也在北平任职,而且就在1933年,江苏省教育厅为激励世风,还向祠堂赠“一战殊荣”匾额。
  王玉树本人书法造诣深厚,现在陶然亭公园慈悲庵东墙上的“城市山林”石刻,即根据其1935年重阳节所书拓片复制。这个刻石原来镶嵌在慈悲庵东北角的墙基上,1978年重修后不知所踪,也有一说重修时作为石材砌在围墙内了。当年冬天,他还手书《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并刻石。据《陶然亭公园志》所载,这幅作品是其双目失明之后所作,他写经时,让人把毛笔的笔尖剪去,为了怕错行错位,由女儿扶着手腕一气呵成。
  三、地方共和党主要人物
  1912年5月9日,主要用以对抗同盟会的共和党在上海成立,总部后迁北京。该党集合旧官僚、旧立宪党人、同盟会中变节分子以及袁世凯政府要人于一体,广招门徒,是民国成立后最大的政党,被成为纯袁派、官僚政党。贾铭所撰《辛亥革命后睢宁政局的演变》一文称王玉树、夏宗翰、夏光翰、王惠轩等是“共和党的主要人物”,城里的夏寓处以及王祠堂是他们聚会的场所,王祠堂里后来悬挂的大总统徐世昌手书的“江左清香”匾额,就是王玉树从北京带回来的。睢宁县共和党人长期把持政权,依附于该党的多为“卓袁王夏”四大家族成员,该党又称“土豪劣绅派”,也叫“王夏派”。正因为如此,共和党组织以及成员在睢宁长期被国、共两党打入另册。
  国民党与共和党在地方上的争权,突出表现在议员的选举上。据傅毓祥主纂的《民国睢宁县志稿》记载,清末咨议局代表选举还比较规范,选民调查都是实数,投票也能表现出选贤与能之意。及至民国初年国民党、共和党两党相争,调查选民已多不实,但尚无大弊,争夺也只是表现在争夺选民、争选票上。等到1918年第二届国会议员选举,“投票团”已经产生,当年7月第二届省议员选举,已经演变成“编造选民名册”、专人书写,请客送礼,甚至花钱公开贿选,“每票约值洋数百元”。到1921年3月第三届众议院议员初选,不仅“分票各派人书写,公然捆提入匦”,甚至上演“全武行”,“受棍伤、枪伤几濒于死者复数十人”。共和党人因有钱有势,完全占据优势。《睢宁文史资料》记载,在一次选举中,共和党人收买二三十名地痞流氓,提着粪桶尿罐,守候在会场门外,声言如果国民党人进场参选,就以屎尿浇灌,被人称之为“薄屎团”。因此,睢宁的几次议员选举,国民党人不得不甘拜下风。1913年1月6日,王玉树、王寿乔当选为省议员,此后王玉树当选为第二届国会众议院议员,夏宗翰、王轴臣当选为第三届国会议员,王惠轩、夏光翰当选第三届省议员议员,六人只有王寿乔一人为国民党员。
  四、引发苏教会年会易址风波
  1923年7月17日,江苏省教育会假《申报》发布公告,以大幅版面介绍第19届教育会年会定于8月11日至16日在徐州召开的消息,并发布了会期日程安排、徐海教育界招待办法。该次会议会场拟指定铜山吴氏兄弟学校礼堂,该校教室作为手工艺品展览室,选定吴氏兄弟学校以及省立第七师范、第三女子师范学校为会员住所。同时,教育会在省内各地车站均安排接待员接洽,徐州站点接待员是杨勉斋、吴铁秋、丁作则、张圣谟、张策青、刘虚舟、钱用和、冯竹侯。会场干事名单中除上述接待员之外,徐州、海州两地教育会会员、教育行政人员均要求到会。睢宁县视学、南社社员周公权也被抽来做接待员。是年,铜山县教育会还组织南社社员谢晋青等人编选《徐州旅游指南》一书,赶在8月出版,准备向来宾发放。因徐海道教育会员人数最少,为了扩大教育会的影响,在公告中,省教育会还明确敦请请徐籍会员就近介绍会员入会,从速报告云云。
  王玉树、夏宗翰等为江苏教育会会员,1920年10月王曾出席在上海召开的全国教育联合会第六次会议。晚清以来,江苏一省两个省会,苏州江宁几乎等同于划江分治,分设布政使、按察使、提学使,自办学务公所。近代江苏教育学会首先实现形式上的统一,1905年9月几经酝酿成立的江苏学务总会就是全省的教育组织,当年11月改称江苏学务总会,1906年再易名江苏教育总会,民国后三改为江苏省教育会。但是在会长的选举上,从来都是暗流涌动。清末状元、实业家张謇自民初长期担任会长一职,1921年辞去会长后,直至1927年江苏教育会解散,会长一直是苏属人士当选。
  1923年教育年会在徐州召开,其中有一个改选会长的议程,徐州会员似乎从中看到了希望,当年仅邳州、宿迁、睢宁徐属新会员陡增200余人,有时一人介绍会员达七八十人之多。此事经江苏全省学生联合会理事杨嘉猷在《申报》披露后,8月5日,省教育会召开评议员30余人临时会议,商讨变更会议地点、审查新会员资格等问题,议定常年大会仍在上海召开,新会员也不能仅凭一纸介绍书就认定资格等。后因宁属会员抗议,会议地点出现反复。至8月11日省教育会召开临时大会,到会会员111人,最终决定还是变更会议地点,在上海举办,同时修订会员入会办法,对老会员介绍新会员人员加以限制,会员履行入会手续后必须得会员大会表决才能最终认定资格。同时,教育会审查委员会对当年新入会268人进行资格审查,除任职教育局长、县以上视学的9人为当然会员之外,大约只有10人通过资格审查。此次年会易址风波的导火索据说就是王玉树,杨嘉猷说他“暗争甚力”,而且还“预备选费万元”。
  王玉树妻子朱氏,同邑朱楼人氏。两人婚后育有一子三女,子名京范,号小树,三女王兰淑,后改名朱霞奔赴延安,1947年毕业于华北联合大学音乐系,后加入晋察冀军民抗敌剧社乐队,1955年转业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音乐部,任外国音乐组组长,后调任说唱团副团长。朱霞系音乐家,离休干部,主要作品有《当兵要当野战军》《赤潮曲》《焦裕禄赞歌》等。王玉树与故乡的最后联系是在1940年回睢为母亲送丧,此时他已经年过花甲,眼睛几乎完全失明。距家数里即坚持下车步行,由他人搀扶,一路痛哭至家。因其书法造诣深厚,居乡期间不少亲友请其题字,他笔走龙蛇,全凭感觉。四年后,王玉树病逝于北平。
  
参考资料:
《睢宁县志稿》,傅毓祥,《睢宁史料选辑》第2辑,1985年4月;
《陶然亭公园志》,陶然亭志编纂委员会,中国林业出版社,1999年12月;
《睢宁旧志选译》(内刊),睢宁县编史修志办公室,1981年10月;
《睢宁县文史资料汇编》,《睢宁县文史资料》编纂委员会,2012年1月;
影印《申报》(1923-1929)。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