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之窗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之窗

关于龙雾桥的雾字解

编辑日期:2017-1-16 10:34:54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在丰县城北,有一座“龙雾桥”。这座桥,紧连着一段流传千古的关于汉朝开国皇帝刘邦身世的神奇传说:有一天,刘邦的母亲正在田地里做农活,感到劳累了就到附近的一座小桥下去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这时,突然雷声隆隆,云雾腾腾,朦胧中她觉得有一条龙伏在了自己的身上,连前来寻找妻子的刘太公也看到了这种情景。没想到,从此就怀上了刘邦,刘邦就是龙的儿子。后来刘邦当上了皇帝,成了“真龙天子”,家乡的人民就把那座桥称为“龙雾桥”。1981年,人们在这里挖出了明代的龙雾桥残碑,说明“龙雾桥”三个字至少在明代就成了这一景观的文字表达。

  那么,“龙雾桥”的“雾”字该作何解释?不少人对这个问题并没有深究,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认为雾就是雾,大雾,小雾,雾气腾腾,雨雾蒙蒙,是个名词,刘邦的母亲就是在雨雾中受孕的嘛!其实,这只是看到了问题的表面,并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为了说清这个问题,还是让我们先读一段相关的文字:
  “刘太公得知消息,惊慌地赶到桥下,呼唤数声,刘太太才慢慢醒来。她诉说了经过,知道是被龙‘雾’了,从此刘太太就怀了孕。”
  这是1991年出版的《徐州民间文学集成》收录的《刘邦的故事》中的一段话。“被龙‘雾’了”四个字,一语道破天机,这里的“雾”显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名词,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动词,“龙”是施动者,含有天龙“施孕”之义,因而“龙雾”也不是由两个名词语素构成的联合式复合词,而是一个主谓结构的复合词。
  其实,含有这种“施孕”之义、语音读作wù的这个词语,并不是只在讲述刘邦的身世时使用,在科学不发达的时代,这个词语是被老百姓普遍使用的。
  过去在苏北地区的农村中,每到夏季炎热的夜晚,大人孩子都喜欢在室外乘凉,在院子里,大树下,或者大路边,打扫一片平地,铺上一领蓑衣或一张席子,往往能睡上半夜或一夜。但其中绝少有年轻的女子。这是因为她们早就受到社会上种种传说的“教育”了。尤其是老年人总是喜欢反复叮咛:年轻人可不能在室外睡觉,小心叫神怪“wù”喽!于是就讲出许多神奇的传说来:哪里哪里的媳妇因为在外面睡,叫神怪“wù”了,生了个长尾巴的怪物,哪里哪里的生了个肉球,哪里哪里的生了个头发和眉毛都煞白的“白公子”,如此等等。这些传说叫我们今天看来,都是十分荒诞的。显然,这些传说多是以偶然的怪胎为依据的。在科学极不发达、封建迷信盛行的旧时代,人们对怪胎无法作出科学的解释,就只能认为是神怪作祟,于是人们就把这种神怪作祟的受孕叫做“wù”。显然,这里的wù与“龙雾桥”的“雾”意义上是完全一致的,区别只在于施动者略有不同,但都属于“神怪”之列,所以我认为,如果用文字表达,都可以写作“龙雾桥”的“雾”。
  这就产生了新的问题:既然“雾”字的“神怪施孕”的动词义是这样显而易见、无可辩驳,既然这个意义的使用是那样普遍、那样久远,为什么我们查遍所有的重要字典、词典,都看不到“雾”的这个义项呢?既然查不到这个义项,我们该怎样去理解“龙雾桥”这个命名呢?或者说,当旅游者来到龙雾桥这个景点,要求解说员对这个命名给以解释的时候,解说员该如何对待呢?
  我们说,任何一个能被人们普遍接受的词语都是有它的渊源的,用“雾”字表达“神怪施孕”之义,既不是毫无根据的编造,也不是某人一时的头脑发热,它是有深刻的社会原因的,既有汉语语音和文字的错位,更有社会习俗、思想观念在其中的纠结。
  再进一步说,语言的任何一个意义都是由相应的语音表达的,只要你使用的语音和所要表达的意义相一致,就能起到正确交流思想的结果。如果想表达在视觉上,那就要使用相应的文字。这种音、形、义三者的有机结合,是我们正确使用语言的根本方法。但有时候,出于一种特殊的心理或需要,人们也会故意造成三者的错位,从而达到一种特殊的效果。“雾”的使用就属于这种情况。
  先从意义上说。所谓“施孕”,就是男女交合之事,不过这里所说的都是男性为施动者,这种情况在古代就写作“污”。“污”在古代字书《说文解字》中有两种写法,一个是“汙”,一个是“洿”。“汙”的解释是“秽也”,就是污浊、污垢、肮脏的东西;“洿”的解释是“浊水不流也”,本义为不洁净的水停积不流动,引申为污秽、弄脏。两个字都含有不洁净的意思,所以后来就把这两个字统一写作“污”,具有“污蔑”、“污辱”、“污浊”、“污染”、“玷污”等意义,用于人还指不正常的性关系、男对女的性攻击等。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读读汉代人班固所写的《汉书》上的两段话:
  “子独不见家人寡妇邪?始自约敕之时,意乃慕宋伯姬及陈孝妇,不幸壹为盗贼所污,遂行淫失,知其非礼,然不能自还。”(《游侠传》)
  “古者大臣有坐不廉而废者,不谓不廉,曰‘簠簋不饰’;坐污秽淫乱男女亡别者,不曰污秽,曰‘帷薄不修’;坐罢软不胜任者,不谓罢软,曰‘下官不职’。故贵大臣定其有罪矣,犹未斥然正以謼之也,尚迁就而为之讳也。”(《贾谊传》)
  文中的两个“污”字就是汉代人理解准确、运用恰当的最好例证。《康熙字典》对“污”也有解释:“《说文》:秽也。又染也。”“秽”是“污秽”,“染”是“污染”,《现代汉语词典》中收录了“奸污”、“有染”两个现代常用词,都用于表达男女间不正常的性关系,这说明“污”字的这一古义至今仍有遗存。
  由此可见,“污”才是表达男女间特殊性关系的本字,因而也应该是“龙雾桥”的“雾”的本字。那么,人们为什么要用“雾”来代替本字“污”呢?这里面是有很深刻的道理可说的。
  首先,从语音上说,这是同音相代。就目前的地方音而言,“雾”音wù,“污”音wǔ,声韵完全相同,只是声调不同。但我们查阅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康熙字典(标点整理本)》,其中给“汙”的多项注音中就分明有一项是wù,与“雾”的读音完全相同,其意义与我们所讨论的也完全相同。这也进一步印证了“雾”就是“污”的代替字。
  其次,从社会心理、传统观念上来说,用“雾”代替“污”,避免了不洁、不雅的视觉感受和心理承受的尴尬。在传统观念上,在人们的潜意识中,从古到今都把男女之事视为不洁、不雅,这是根深蒂固的。但是,面对刘邦——这位出身布衣却创建了一代帝王大业、受人崇敬的人物,特别是面对这位给家乡人带来了无限荣耀和骄傲的人物,在将他的身世镌刻在碑碣之上或印在纸张之上,即用付诸视觉的文字加以表达时,如果还用那种只适用于一般人的、甚至连一般人都觉得有碍观瞻的词语来表达,那将是多么的难堪!况且这种“龙的儿子”的身世本身就是极为荣耀和神奇的。这就是人们选用“雾”来代替“污”的根本原因。这是一种故意创设的字形和字义的错位。
  第三,用“雾”代替“污”还给人们的想象造成了一种丰富而神奇的效果。人们看到“龙雾桥”的“雾”字,自然首先会想到雾气、云雾,雾气腾腾,云雾蒙蒙,这正是天龙赐给人类一个非凡人物的具体环境。司马迁在《史记·高祖本纪》中描述当时的情景是“是时雷电晦暝”,这“晦暝”就是云雾迷茫的景象。天龙要腾云驾雾,天龙会吞云吐雾,况且还有隆隆的雷声和闪闪的电光相伴随,更显示了天龙无上的尊贵和无穷的威力。另一方面,天龙在云雾中的翻腾跳跃,烟笼雾绕,又使得人们似见不见、迷蒙恍惚,增添了无限的想象,自然也会产生一种敬畏之感。这样的效果正是“雾”字的采用者所要达到的目的。
  总之,用“雾”代替“污”,只是借助现成情景的随手拈来,却打开了一个雄浑、融洽、丰富而瑰丽的境界,给世人以无穷的想象和享受。其实,这种用同音字(或音近字)相代的做法,在汉语里并不罕见,比如以“鸡”指“吉”(吉利)、以“鱼”指“余”(年年有余)、以“莲”指“廉”(廉洁)或“怜”(爱)、以“晴”指“情”(古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等,都是我们很熟识的例子。笔者认为,这是利用汉字固有的特点而作出的一个创造。
  那么,既然用“雾”字代替“污”已经成为事实,而且早已经为大众所接受,我们就应该承认,在汉语里,至少在刘邦的家乡徐州地区的方言里,“雾”已经具有了“污”字所包含的特定义项。因而我们完全可以把它称作徐州地区一个独具特色的方言词。否则,我们面对“龙雾桥”三个字,就无法作出合情合理、令人信服的解释。
  总之,无论是“龙雾桥”的传说,还是民间关于神怪作祟的种种传说,其中的wù,本字都应该是“污”,现在都可以写作“雾”,它的 “神怪施孕”之义则是“污”的古义的引申。在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绝不会再有人制造“神鬼施孕”之类的故事了,所以这个词的使用也只能局限在本文所提到的那些传说中了。
(责任编辑:蒋岚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