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徐州古代书家知多少

编辑日期:2017-1-16 10:43:46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书法,是我国独有的一门文化艺术。好的书法应当是既能继承历史传统,又能紧跟时代潮流,文彩与质朴相结合,清雅与醇厚相统一,以其独树一帜的鲜明特色展现于人。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徐州,其书法历史源远流长,其书法名家灿若群星。笔者通过翻阅历史资料,共查找出徐州籍书法家96人,通过分析他们的具体情况,大致可以看出如下几个问题:

  一、爱书善书的历史传统从未改变
  徐州人历来有爱书善书的光荣传统,从汉初至清末的2000多年间,无论朝代如何更替,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也无论书体如何演变,但作为用毛笔书写汉字的光荣传统却始终没有改变。
  纵向看,书家代不乏人。在上述96位徐州籍的书家中,汉代10人,三国2人,魏晋9人,南北朝34人,唐代4人,五代十国4人,宋代2人,元代1人,明代5人,清代25人。
  横向看,书家人群来自方方面面。上自皇帝、王侯,下至各级官吏和布衣贤达,均有书家留名于世。96人中,皇帝17人,王侯9人,各级官吏20人,布衣贤达50人。值得一提的是,歌妓舞女中亦不乏善书者。据《徐州历代人物》介绍:“宋代,徐州营妓马眄,颇慧丽,学苏轼书,得其仿佛。轼尝书《黄楼赋》,未毕,眄窃效书‘山川开合’四字。轼见大笑,略为润色,不复易。”
  比较看,呈波浪起伏式发展态势。汉代发展较好,南北朝时期达到巅峰,宋、元两朝处于低潮,明、清两代又呈现新的发展势头。造成上述状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有一条看得比较清楚,那就是凡徐州人掌管朝政的时代,书法文化就发展得快,发展得好,书法名家也涌现得多。诸如东西两汉、南北朝时的宋齐梁诸朝以及五代十国的后梁和南唐等就是这样
  二、皇帝书家成为一大亮点
  徐州是帝王之乡,一些徐州籍的皇帝,不仅是治国理政的能手,而且也是书法高手。有的虽为昏君,但却也能写得一手好字。徐州历史上倡导书法、关注书法和颇有书法造诣的皇帝共有17位,他们分别是:汉高祖刘邦、汉元帝刘奭、汉章帝刘炟、汉灵帝刘宏、宋武帝刘裕、宋文帝刘义隆、宋孝武帝刘骏、宋明帝刘彧、齐高帝萧道成、齐武帝萧颐、梁武帝萧衍、梁元帝萧绎、梁简文帝萧纲、梁太祖朱温、梁末帝朱友贞、唐中主李璟、唐后主李煜。现将其中几位在书法文化上颇具鲜明特色的皇帝略述如下:
  1、第一个教育儿子学好书法的皇帝汉高祖刘邦。刘邦早年曾与卢綰一起学书,但学得一般。称帝后,他对学好书法重要性的认识越来越清楚,为此便专门写下了《手敕太子文》,文中对太子刘盈说:“ 吾生不学书,但读书问字而遂知耳。以此故不大工,然亦足自辞解。今视汝书,犹不如吾。汝可勤学习,每上疏宜自书,勿使人也。”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我平时没有学习好书法,只在读书问字时懂得一些罢了,因为这个缘故,字写得不太工整,然而还说得过去。现在看你写的字,还不如我,你要勤奋学习,献上的奏议应自己动手写,不要使唤他人代劳。这则手敕,刘邦从自己的切身体验入手,廖廖数语,舔犊之情,慈父之心,清晰可见。因而也就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教育儿子学习书法的皇帝。 
  2、始创“章草”书体的皇帝汉章帝刘炟。刘炟是汉高祖刘邦的第11世孙,在位14年。《书断》在介绍“章草”来历时云:“因章帝所好而名焉。”又说:“章帝命杜度草书上事,因用于奏章而得名。”上述情况表明,“章草”是汉章帝刘炟非常喜爱而常书的一种书体,开创了我国草书书体的先河。“章草”与后来的草书最大区别是字与字之间笔划不连接,隶意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刘炟还是一位非常有作为的皇帝。他废除刑罚严酷的律文50多条,同时大赦天下,令许多囚徒得以返乡从事农业生产。他提倡儒学,集中博士在白虎观讨论“五经”异同,并组织整理出《白虎通义》一书。他还两度派遣班超出使西域,令一些异族王国重新称藩于汉。
  3、征集数百人集体泼墨习书的皇帝汉灵帝刘宏。刘宏12岁即位,在位22年。这一时期,外戚与宦官争斗激烈,朝政动荡不安,但这并没影响朝野尚书习书的浓厚氛围。《书断》载:“灵帝好书,征天下工书者于鸿都门,至数百人,八分称宜官为最,大到一字径尺,小乃方寸千言。”《四体书势》则说:“至灵帝好书,时多能者,而师宜官为最,大到一字径丈,小到方寸千言,甚矜其能,或时不持钱诣酒家饮。”
  4、以(字)大为美的皇帝宋武帝刘裕。刘裕是楚元王刘交的第21世孙,元熙二年(420)取代晋朝而称帝,史称刘宋王朝。据《宋书》介绍,刘裕的字开始写得并不怎么好,但却有些豪气。当时为他总理朝政的大臣刘穆之对他说:“您就放开手写,写大字,一字一尺大小。不用担心,大富于包容性,而且能表现出一种气势,这也是一种美。”从此,刘裕就照着刘穆之的说法去办,一张纸写上七八个字就满了。这就是历史上书法界“以大为美”的典型。故《述书赋》云:“观其逸豪巨丽,尤金玉矿璞,包露贵贱。”《书史会要》也说,刘裕“有大度,书法雄逸。”
  说到刘裕,还不能不说他对家乡徐州的贡献。其称帝前,就在戏马台坐镇指挥抗击外来侵略的北伐战争,一边打仗,一边建设家乡。他组织整修了被洪水冲决的城墙和城池,使彭城呈现出“宏壮坚峻,楼撸赫奕”的雄伟景象。他还在戏马台兴建台头寺、怀古堂、石经院和山头井,同时疏通汴水,使船只可直达京师。称帝后,他又下令免除家乡的赋税曰:“彭城桑梓,宜同丰沛。”
  5、一生醉生梦死但书法尚佳的皇帝唐后主李煜。李煜,字重光,唐元宗李璟的第6子,961年继位,在位7年。李煜继位后,一直怠于朝政,纵情声色,醉生梦死。就在宋太祖大举进攻南唐,兵临城下之际,他仍然在金陵宴饮填词,直到京城被攻破,才带领群臣向大宋王朝投降。李煜虽然是一个政治上无所作为的皇帝,但却喜读书,善诗词,工书画,精音律,多才多艺。《后书品》说:“其作大字,不事笔,卷帛而书之,皆能如意,世谓撮襟书。复喜作颤掣势,人又目其状为金错刀。尤喜作行书,落笔瘦硬而风神溢出。然殊乏姿媚,如穷谷道人,酸寒书生。”《史书会要》也说:“煜大字如裁竹木,小字如碱钉,似非笔迹所为。”
  6、历史上最早参加书法比赛的皇帝齐高帝萧道成。萧道成,字绍伯,汉初相国萧何的第24世孙,祖籍沛县丰邑。萧道成参加过由刘裕领导的北伐战争,屡立战功,逐步掌握了刘宋王朝的军事大权。建元元年(479),自立为帝,改国号为齐,定都建康,史称南齐。萧道成即位后,即革除刘宋王朝的暴政,减免租税,整顿户籍,提倡节俭。他说:“我若治国十年,要使黄金与黄泥同价。”
  萧道成擅长书法,即位后更是酷爱不已。据《南齐书》介绍,有一次萧道成与大书法家王僧虔比赛书法,书毕萧道成问:“谁第一?”,王僧虔答道:“我的字第一,陛下的字也是第一。”萧道成笑着说:“你这是善于为自己谋算啊!”《中国古代书法艺术史》称这次比赛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书法比赛,也是最不公平的并列第一名。当时,萧道成还把古人字迹11帧拿给王僧虔看,并向其征求擅长书法者的姓名。王僧虔则将自己从民间收集到的字帖献给了齐高帝,同时还献出羊欣撰写的《能书人名》一卷。
  三、入品级的书法家大有人在
  南朝梁庾肩吾曾撰《书品》一书,对汉代至南朝梁120余人的书法进行品评。品评共分上上品、上中品、上下品、中上品、中中品、中下品、下上品、下中品、下下品9个等级。唐代李嗣真又撰《后书品》,对秦代至唐代的82人的书法进行品评,品评等级在上述9个等级之外,又增设“逸品”为特级。明代陶宗仪所著的《书史会要》也按照9个等级对历代书家的书法进行过品评。无论是《书品》、《后书品》还是《书史会要》,品评都很认真,条件严苛,所以凡是入了品级的书家,即使是下下品,也是很了不起的。按照如此的品评办法,徐州籍入品级的书家共有13位。他们分别是张翼(中上品)、刘珉(中中品)、萧子云(中中品)、刘义隆(中下品)、萧道成(中下品)、萧伦(下上品)、刘穆之(下中品)、萧思话(下中品)、朱龄石(下中品)、萧纲(下中品)、刘逖(下中品)、萧绎(下下品)、萧衍(下下品)。现选择其中几位入品级的书法家作简要介绍:
  1、东海郡太守张翼。张翼,字君祖,晋代下邳人,曾任东海郡太守,善正、草,名声远扬。《述书赋》评论说:“君祖驰驭,艺忝令誉。穷正验草,而罕逮其能。作伪乱真,而未可为据。正企钟(繇)而恁邈,草师王(羲之)而莫著。”《宣和书谱》说,当年晋穆帝令张翼写王右军手表,帝自批后,右军殆不能辨真贋,久乃悟云:”小人几欲乱真。”大书法家王僧虔亦说:“羲之书一朝人物莫有及者,而翼之书遂能乱真,故已咄咄羲之矣。盖翼正书学钟繇,草书学羲之,皆极精妙。”《书品》和《后书品》都将张翼的书法列为“中上品”等级。
  2、宋文帝刘义隆。刘义隆为宋武帝刘裕的第3子,即位后改年号为“元嘉”。他坚决推行父亲刘裕制定的政策,抑制豪强兼并土地,减轻赋税,鼓励农桑,奖掖儒学,经济文化都得到很大发展,故史称“元嘉之治”。
  刘义隆善于正书和隶书,《述书赋》说:“皇矣文帝,天知正隶,举已达于纵横,攀王(献之)媚于紧细。向精专而习熟,几可与兴替。尚瞻击水之鹏抟,且并闻天之鹤唳。”《后书品》将其书法列为中下品,并说:“宋帝有子敬(即王献之)风骨,超纵狼籍,翁焕为美。”《书断》说“才位发挥,亦可谓‘倬彼云汉,为章于天’。”《书史会要》亦说:“书如丛裹花红,云间日白”。
  3、丹阳尹萧思话。萧思话,汉相萧何的后代,祖籍沛县丰邑,曾任丹阳尹。《南史.萧思话传》介绍,萧思话是宋武帝刘裕继母的侄儿,在十来岁的时候,还不知如何写字,反而喜欢爬到屋顶上胡闹。他还爱打细腰鼓,欺压邻居,令人无不又恨又怕。可是后来他竟突然改邪为正,受到四邻的好评。他的行书、隶书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平,被列为“下中品”等级。
  《述书赋》云:“思话绵密,缓步娉婷。任性工隶,师羊(欣)过青,似凫鸥雁鹜,游戏沙汀。”《后书品》说,萧思话的字“如舞女回腰,仙人啸树。”《书断》亦说:“思话学于羊欣,得行草之妙,虽无奇峰壁立之秀,连冈尽望,势不断绝”,并将其书法列为“能品”。
  4、邵陵王萧纶。萧纶,字世调,梁武帝萧衍的第6子。萧纶博学,善属文,工尺牍,其书法被《后书品》列为“下上品”等级。《述书赋》云:“世调则气吞元常(即钟繇),若置度内。方之惠达,旨趣犹昧,擅时誉而徒高,考遗踪而罕逮。”
  四、书法理论著述颇受书界关注
  徐州古代书法名家不仅注重磨练笔功,而且注意总结书法实践中的经验和做法,从理论的高度,加以再认识、再实践,再提高。徐州书法名家的理论著述主要有以下几种:
  1、《书势法》。《书势法》是汉相萧何从自己书法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一套理论论述。萧何善篆、籀、草、隶,曾为未央殿题其额,观者如流水。他还题“苍龙”、“白虎”二观,世谓之署书,即秦之八体书也。萧何还常与张良、陈隐等人一起论笔,认为笔者,意也;书者,胥也;力者,通也;塞者,决也。在讲述“书势法”时,萧何说:“书势法犹若登陈,变通并在腋前,文武遗于笔下,出没须有倚伏开阖,籍于阴阳……且笔者心也,墨者手也,言者意也,依此行之,自然妙矣。”
  2、《述笔论》。《述笔论》是东汉曹喜所著。曹喜,字仲则,东汉平陵人,曹参之后,祖籍沛县。晋代卫恒所著《四体书势》云:“曹喜善隶,少异于(李)斯,而亦称善。”北魏江式所著《论书表》载:“(曹)喜小异(李)斯法,而甚精巧。”唐代张怀瓘所撰《书断》道:“曹喜篆隶之工,名天下。”又说:“曹喜悬针垂露之法,后世行之。”
  曹喜的《述笔论》讲的主要是薤叶篆、垂露篆和悬针篆的运笔方法,对后世颇有影响。正如唐代唐玄度《论十体书》所云:“垂露书,曹喜所创,字如悬针而势不纤,婀娜若浓露之垂……悬针垂露之法,后代行之,以此书题五经篇目。”
  3、《飞白势》。《飞白势》是晋代刘劭所著。刘劭,字彦祖,彭城人。《徐州历史人物》载:“刘劭曾任御史中丞,侍中尚书和豫章太守。善小篆,工飞白,称一时之秀。”
  飞白,是一种具有特殊风格的书体。笔画全枯,丝平行,转折处笔路毕显。相传东汉灵帝时修饰鸿都门,工匠用刷白粉的刷子写字,蔡邕从中得到启发,而作飞白书。这种书法,笔画中丝丝露白,像枯笔写成的样子,汉魏时被广泛采用。刘劭就是作飞白书的高手。《飞白势》,讲的是飞白书体的用笔方法和技巧。
  4、《古今篆隶文体》。《古今篆隶文体》为竟灵王萧子良所著。萧子良,齐武帝萧颐的长子,善行书。《述书赋》评论说:“子良则能知未善,心远迹迩。家风若遗,古则翻鄙。虽有力而无体,将从真而自美。”唐代封演所著《封氏闻见记》载:“南朝萧子良撰古文之书五十二种:鹤头、蚊脚、悬针、垂露、龙爪、仙人、芝荚、倒薤、蛇书、虫书、偃波、飞白之属,皆状其体势而为之名,虽义涉浮浅,亦书家之前流。”《古今篆隶文体》就是具体介绍上述各类书体的书籍,深受后人好评。 
  5、《观钟繇书法十二意》。《观钟繇书法十二意》为梁武帝萧衍所著。萧衍,字叔达,南兰陵人,西汉相国萧何的24代孙,祖籍沛县丰邑。
  萧衍自幼勤奋好学,长于文学,精通书法、音律,当时与著名文人沈约、谢兆、王融、萧琛、任昉、陆倕等七人结友,号称“竟陵八友”。502年称帝,建立梁朝,改年号为“天监”。萧衍登基后,吸取萧齐政权灭亡的教训,励精图治,颇有作为。他五更起床办公,卷不释手,烛光常至深夜,手冻裂了仍然写个不停。他不用公饭,每逢大宴,他只食素食。他虔诚拜佛,曾四次舍身出家。在皇位48年,享年86岁。
  萧衍的书法水平较高,《述书赋》评论说:“梁则高祖叔达,恢弘厥躬。泯规矩,合童蒙。文胜质而辞寡,明察众而理穷。犹巧匠琢玉,心惬雕虫。”
  《观钟繇书法十二意》,是萧衍评论书法大家钟繇书法高名之处的书籍。书中说:“平,谓横也;直,谓纵也;均,谓闭也;密,谓际也;铎,谓端也;力,谓体也;轻,谓屈也;决,谓率掣也;补,谓不足也;损,谓有余也;巧,谓布置也;称,谓大小也。”又说:“字外之奇,文所不书,世之学者,宗二王。元常(即钟繇)逸迹曾不睥睨。羲之有过人之论,后生遂尔雷同。元常(钟繇)谓之古肥,子敬(即王献之)谓之今瘦。古今既殊,肥瘦颇反,如自省览,有异众说。张芝、钟繇,巧趣精细,殆同机神,肥瘦古今,岂易致意。真迹虽少,可得而推。逸少(即王羲之)至学钟(繇)书,势巧形密,及其独运,意疏字缓……学子敬(即王献之)者如画虎也,学元常(即钟繇)者如画龙。余虽不习,偶见其理,不习而言,必慕之欤?”
  6、《书述》。《书述》,为南唐后主李煜所著。书中有“七字拨镫法”,主要介绍汉字书写运笔的技巧和方法。七字即指擪、压、钩、揭、抵、导、送。
  7、《墨表》。《墨表》共4卷,为明代万寿祺所撰。其中第一卷为名墨总论;第二卷列举表中名墨的朝代、制家等;第三卷对每块墨正、背、左、右、式等五个方面的铭文、花纹和正体式样等进行详细记录;第四卷为墨论,即记述历代有关墨的论述。
  8、《法帖提要》。《法帖提要》是清代张伯英指陈法帖及其字迹优劣的一部专著。全书共7卷,洋洋数万言,鉴帖真伪之术有20种之多:一是从书体时代而断伪者;二是比较笔调丰神而知贋书者;三是对照原刻而知临仿者;四是取证真本而知伪作者;五是考官衔、年代而知伪者;六是考证所书内容为后出而知伪者;七是考证所题年代而知伪者;八是据改易名、年代而知伪者;九是据所书讹字而知伪者;十是审题语鄙浅而知伪者;十一是审文义笔调乖谬而知伪者;十二是审伪跋而知原作亦伪者;十三是审题跋与原作如出一手者;十四是审仿题而知伪者;十五是假帖真跋者;十六是袭名影射者;十七是张冠李戴者;十八是移花接木者;十九是鱼目混珠者;二十是笃信题跋者。
  五、家族传承式发展的特色显著
  在徐州古代众多的书家中,有的是父子相承,有的是祖孙连代,也有的是兄弟并驾。现选择几例介绍如下:
  1、父子同为书法名家的家族。其中比较著名的要数梁武帝萧衍家族了。萧衍本人是著名的皇帝书家,而他亦要求自己的儿子们个个都要学习书法。为便于学习,他命一个名叫尹铁石的人从內府所藏二王墨迹中,钩摹1000个各不相同的字,供儿子及皇室贵族子弟学习。为方便记忆,他又命临川郡丞周兴嗣将这1000个汉字编成韵文。就这样,在萧衍的严格要求和督导下,他的儿子大多都成了著名的书法家。其中第6子邵陵王萧纶的书法被列为“下上品”,第3子梁简文帝萧纲的书法被列为“下中品”,第7子梁元帝萧绎的书法被列为“下下品”。还有一个儿子萧确虽然没有能够入品级,但其书法却“宽而壮,赊而密,婆娑蹒跚,绰约文质。若众山之连峰,探仙洞而不一。”当年凡公家的碑碣,皆由萧确书之。
  徐州历史上父子同为书法名家的还有汉代的刘向、刘歆父子,南朝时期的到撝、到沆父子,北朝时期的刘珉、刘玄平父子,明末的万寿祺、万睿父子等。
  2、祖孙三代同为书法名家的家族。这方面,齐高帝萧道成家族算是比较有名的了。齐高帝萧道成及其孙子竟陵王萧子良的书法前面已作过介绍,这里主要介绍其儿子齐武帝萧颐的书法。萧颐,字宁远,齐高帝萧道成的长子,其行书、草书都很有名,正如《述书赋》评论的那样:“超笔力而有胆,莫顾程式,率繇胸襟。能骋逸气,未忘童心。若横波束薪,泛滥浅深。”
  徐州历史上祖孙三代同为书法名家的还有魏晋时期的刘芳、刘懋、刘逖等。
  3、兄弟多人同为书法名家的家族。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共有10多个儿子,其中第3子宋孝武帝刘骏、第4子南平王刘铄、第11子宋明帝刘彧和第14子海陵王刘休茂均为书法名家。现依次作简要介绍:
  宋孝武帝刘骏,字休龙。《述书赋》对他的书法是这样评论的:“孝武则武威戡难,翰墨驰声。与思话(即萧思话)而雄强,追彦琳(即孔琳之)而愧耻。若夷狄之佳丽,慕颜容于桃李。”
  南平王刘铄,字休玄。《述书赋》评论他的书法说:“南平休玄,笔力自全,幼齿结构,老成天然。比夫鸟在鷇,龙潜泉。符彩卓尔,文词灿然。”
  宋明帝刘彧,字休炳。刘彧工文学,著述多,有赋集40卷、诗集40卷、文集33卷。同时善行书,《述书赋》说他的书法“太宗微音,用壮之心。遗弃鄙野,不无高深。快突俗丁,匠古邻今。冠祖梨之下果,怯鸾凤之珍禽。”
  海陵王刘休茂,字尚冲。《述书赋》评论他的书法时说:“休茂尚冲,己工法则,长于用笔结字,短于精神骨力。性灵可观,运用未极。犹凫雏鹄子,初备羽翼。”
  徐州历史上兄弟同为书法名家的还有南朝时的沛县人朱龄石、朱超石等。
  六、“彭城书派”源流清晰可见
  “彭城书派”,最早是清光绪年间张伯英的祖父张达提出的。有一天,张达带领儿子张从仁(张伯英的叔父)去见徐州道尹袁大化,拜其为师,并携带由乡贤临摹唐代欧阳询《礼泉铭》为赠。张达指着《礼泉铭》说:“此彭城书派,书体独创,前所未有。”又说:“英孙(指张伯英)习北碑,时人以为怪,予谓‘彭城书派自是如此’。”袁大化听后感到很愕然,于是就找来《述书赋》查阅,这才发现《赋》中确有关于南北朝时期徐州人刘珉,一改北齐书法萧条局面的记载,并有“欧师北齐刘珉”之说。可惜刘珉的书迹早已失传,而他的学生欧阳询的书作却广泛流传下来,见欧体即可知“彭城书派”书法之风貌。
  刘珉,字仲宝,楚元王刘交的后代,曾任三公郎中。《述书赋》在介绍刘珉书法时说:“萧条北齐,浩瀚仲宝,劣克凡正,备法紧草。遐师右军,欻尔繇道。究千变而得一,乘薄俗而居老,如海岳高深,青分孤岛。”《宣和书谱》亦说:“自王氏父子以来,其道浸以衰陋,至齐尤甚。珉喜草隶,遂能一洗俗说谬。远追羲之,颇得其法,落笔佳处,往往凌轹古人。”《后书品》则称其书“颠波赴壑,狂涧争流。”《书史会要》更是称赞道:“至作草书盖胜,乃复名世,且珉独能振作一时未习之学,遂为齐一代名书之流。”
  “彭城书派”的形成,除功在北朝的刘珉之外,南朝的到撝亦功不可没。到撝,字茂谦,彭城武原人。《述书赋》对他的书法评论说:“茂谦则壮而不密,骋志恒俗。轻师模,任纵欲,如勇夫格兽,径越林麓。”
  正因为如此,所以张达在《论书绝句》中说:“书学溯源三代上,高文郁郁盛宗周。一从彝鼎真传搨,法帖无难邃古求。”又说:“彭城书派起唐欧,仲宝(即刘珉)惜无只字留。因忆茂谦(即到撝)同北体,儿曹讵可薄毡裘。”在此之后,徐州的书家无不循二王及刘珉、到撝及欧阳询之法,而习之而书之,并涌现出一批“彭城书派”的代表人物。他们是:隋代的刘玄平(刘珉之子),唐代的刘升、刘绘、徐峤之,宋代的张观,元代的范宁,明代的万寿祺、李冠、张逢宸,清代的李蟠、王学渊、张伯英等。
  令徐州人骄傲的是,张伯英更是独创别具一格的“伯英书体”,将“彭城书派”的书艺推向一个新的高峰。故中国书协名誉主席启功大师曰:“勺翁书艺之功,如熔铜铸鼎,只在指腕之间。”“行书中自有刚健之笔,真书中自有生动之趣。”“点划沉著,使转雄强,楹联大字,如在更签之上。”齐白石大师亦题词云:“写作妙如神。”
  民国以来,临摹“伯英书体”的书家越来越多,并有几代人相继传承。其中第一代有张啸霞、张邦慈等7人;第二代有孙鸿啸、刘建烈等5人;第三代有文锦山、孙茂才等60多人。这些人多活跃在底层,书艺功底深厚,不事张扬,更不以书获利,因而深受徐州百姓的喜爱。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