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风物览胜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风物览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物览胜

云龙山放鹤亭的历史沧桑

编辑日期:2017-1-16 10:44:39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云龙山放鹤亭屹立山顶,俯临古彭城。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登临吟咏者纷至沓来,多是冲着苏轼的那篇《放鹤亭记》而来。说到这篇流芳千古的散文佳作,自然让人想到这座古亭经历过的风风雨雨。

  熙宁十(1077)年四月,苏轼奉诏携妻儿来徐州赴任。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公余之暇,生性潇洒旷达的苏轼自然也把游山玩水当成主要的消遣。他曾在城南的云龙山西麓醉卧石床,也结识了当地的隐士张天骥。其《过云龙山人张天骥》诗叙述了他们初识的情形:“荒田咽蛩蚓,村巷悬梨枣。下有幽人居,闭门空雀噪。”
  而苏公到任当年八月就赶上了黄河上游澶州(今河南濮阳)曹村决口,洪水汹涌汇流城下,深达二丈八尺,城墙只露出水面“三版”,随时会有人化为鱼鳖的危险。住在城外的张天骥也未免水患侵害,不得不乔迁。苏公《放鹤亭记》说:“熙宁十年秋,彭城大水,云龙山人张君之草堂,水及其半扉。明年春,水落,迁于故居之东,东山之麓。升高而望,得异境焉,作亭于其上。”张氏新草堂建成后,苏轼再去拜访,也有诗说:“鱼龙随水落,猿鹤喜君还。旧隐丘墟外,新堂紫翠间。”苏公自注:“张故居为大水所坏,新卜此室故居之东。”
  显然,张天骥故居原在山下丘墟(村子)外地势较低的地方,洪水袭来,被大水淹到半截门,居室尽毁。第二年张天骥迁建新堂于“故居之东,东山之麓”的紫翠之间。麓,就是山脚,也就是说张天骥新建的草堂虽然往高处迁移了,但仍在山坡下。至于放鹤亭,苏轼《放鹤亭记》所谓:“升高而望,得异境焉,作亭于其上”, 这里的“其”字,指的是登高的高处,而不是山顶。苏轼《送蜀人张师厚赴殿试二首》其二就说:“云龙山下试春衣,放鹤亭前送落暉。”可见放鹤亭是在云龙山下。清初魏裔介《云龙山》诗也明确指出:“云龙山下茅亭址”。 
  关于放鹤亭的具体位置,苏轼离开徐州四年后,元丰五年壬戌(1082)八月晦日,在徐州任知州的贺铸应邀前往拜访张天骥,晚上回官衙途中骑在马背上吟成《游云龙张山人居》,有序说:“云龙山距彭城郭南三里,郡人张天骥圣途筑亭于西麓。元丰初,郡守眉山苏公屡登,燕于此亭下。畜二鹤,因以放鹤名亭,复为之记。亭下有小屋,曰苏斋,壁间榜眉山所留二诗及画大枯株,亦公醉笔也。亭上一径至山腹,有石如砻(long,磨物.)治者,公复题三十许字,记戊午(元丰元年1078)仲冬雪后与二三子携惠山泉烹风团此岩下,张即镵之。”苏公的这篇记现在早已不存,大概是因党人之祸被铲除销毁了。 让我们看看贺铸为我们提供的信息吧。
  首先,张天骥是“筑亭于西麓”,即亭在山脚处,不在山顶。
  其次,“亭上一径至山腹”,“山腹”即山腰 。可见放鹤亭在山腰之下。
     再次,亭上山腹处有一大块如同磨过的磐石,苏轼《题云龙草堂石磐》云:“折为督邮腰,悬作山人室。”是说这块巨石向前俯倾,如同督邮弯腰,恰可作山人的石室。
     末次,苏轼当年修建苏堤东南西北走向,既是为了拦截西来的洪水,也应有接受张天骥等民居被淹的教训,保护黄茅岗一带民居的意图。张天骥草堂及其放鹤亭,自然也应在今天苏堤尽头处的隧道西口向北一带地方。而不可能在向南的某处。
     那么放鹤亭又是何时由山麓迁建到山顶的呢?
     明弘治《重修徐州府志》卷二犹称:“放鹤亭在云龙山之西麓,张天骥所筑。山人有二鹤,旦则望西山而放,暮则傃东山而归,古名。苏轼为作记。”此志卷首林瀚序作于弘治七年(1494)。而明代嘉靖《徐州志》卷四则说:“城南二里曰云龙山,山上有云气蜿蜒如龙。东岩有石刻大佛,故又称石佛山。宋山人张天骥放鹤亭在其上。”注文称:山“有兴化寺,有井,去地七百余尺。或云泉可愈疾。积久堙塞。成化间太监高瑛濬之,泉出,今复堙。”山顶号称饮鹤泉的水井则是古已有之的,日久堙塞,化二十三年(1487)年,太监高瑛曾组织淘井出泉,其《重修石佛寺碑》说:“有井在山顶,弃而不食者累年,发其瓦砾,甘美如初。”可见在成化年间,这口井还不叫“饮鹤泉”。但是到了嘉靖二十六年(1547),状元李春芳有绝句二首,前一首说,“ 更上龙岗最高处”,后一首就说,“放鹤亭前水泠泠,放鹤亭上云晶晶。”可见这时,山顶不仅有饮鹤泉,而且也有了放鹤亭。这也许就是方志所说嘉靖十一年(1532)徐州都司戴时宗重修放鹤亭的结果。据此可见,放鹤亭由云龙山西麓迁至山顶,就在弘治七年(1494)至嘉靖十一年(1532)之前这三十多年间。
     自从明代人在云龙山顶新建了放鹤亭以后,历经岁月的消磨,它曾屡经兴废。但尽管如此,景慕苏公的文人墨客却也记下了往昔的游踪。从中我们恰恰可以见出放鹤亭经历过的的沧桑变化。
     万历三十七年己酉(1609)年八月太学生宋懋澄(字幼清)由北京南返,途经彭城,留下了《游彭城云龙山记》(见《九龠集》卷一)。他说:己酉年八月,我从北京南还归,月底停船舟彭城南。下午,我看见南面的山巅上有一座浮图高塔(应该就是今天的奎山塔)。于是向南走了大约三里路,来到塔下,仰瞻这座浮图,十分壮丽,而且高耸霄汉,但门锁着,空寂无人。于是我折回头向北走,走了五里多路,经过一片乱坟堆,沿着向西的路登上去,就是云龙山。山中建有一座龙藏阁,许多碑刻陈列在庭院中。从龙藏阁外,转向西北,有一座石磊的小浮图塔,供奉的石佛没有了头。向东几步远就是放鹤亭,亭后门楣上题写着“息羽轩”三个大字。向四下里眺望,非常空旷辽阔,让人神情翩翩然喜不自禁。傍边的石井叫饮鹤泉,已经湮没了。从放鹤亭向西数十步,可到一座亭子,中间刻着“云龙山下试春衣”的诗句及《放鹤亭记》,都是苏轼先生撰写的,但都不是苏公亲笔手迹,而是到我大明朝才磨刻上石的。想到这兵家必争的四战之地,断碑与野烧都同样毁坏了,实在让人吊古伤今啊!
  上文可见云龙山当年的布局与今天并无多大差异。
  天启三(1623)年张璇重修放鹤亭时,是在旧址上重建的。董其昌应张璇之请写了一篇《重修云龙山放鹤亭记》,说道:山上有放鹤亭,是隐士君子张天骥的故居,就是苏轼为他作《放鹤亭记》的那人。虽然至今没有废弃,然而荒落坍圯已久。高邑县人张潜颖大夫以分管仓库的职务来到徐州,多次登上山巅,吊古怀贤,将要撤除毁坏部分而新建。……于是建成一座飞甍画栋,宽敞明亮的新亭,四面围绕着垣墙,两边配上附属物,屹然矗立,壮观极了。需要说明的是,董其昌并未能详细考察清楚放鹤亭由西山麓迁至山顶的历史变迁。
     不到百年,古建筑便需重修,可见古代文化遗存保护之艰难。
     清康熙三十二年癸酉(公元1693年),安丘人张贞来徐州,写了一篇《游云龙山记》说:癸酉年秋末,我从金陵沿淝水北归,等赶到彭城已是夜间了。早上起床向南眺望,只见山容秀拔,楼观重叠,像是急切地招呼我前往游览似的。一打听,原来那就是云龙山。第二天,我出了南郭门,缘山麓东坡上山,有梵刹佛寺,叫兴化寺。拾级登山,进门见一尊大佛像好似是从地中钻出,只露出头和肩部已高达数丈。原来是开凿山顶的巨峰所成,又塑诸天神像设在四旁的岩石上,上面建一大殿覆盖着佛像,大殿的广袤雄丽也大约与佛像相称。欲想在此小憩一会儿,但寺僧俗得甚,没法与他们沟通。这转而令人想起道潜这人的逸事。由殿西南拐三道湾而到达山顶,见到放鹤亭,亭虽华丽轩敞,已不是故址。庭院中有口井,名叫饮鹤泉,实在是蛇足累赘。然而山顶出现泉水,实在不大易得,拂拭墙壁间的碑版来读,都是达官显宦新刻的,旧古迹早已了然无存了。我不禁为之长长太息。过了一会儿,学子朱迈偕同我儿子在辛也到山上了,大家一起凭栏俯视,山下人家场圃,篱落高下相接,宛然有幽然的情致。近郊的土地平坦,如同棋盘,菜畦界道成纹理,绿润可爱。北望州城,雉堞连云,屋瓦邻次栉比,实在是防御险固的深奥腹地。回头远观,白门、黄楼等建筑历历在目,而且有彭祖井,有挂剑台,以及古人攻战厮杀之沙场,前贤吟咏畅饮之地,无不攒簇并立在眼前,可指可数。再向远处看,只见黄河泱漭,从西阪奔流东来。苏子所谓“岗峦四合如环,而独缺其西者”,依然如故……
  《聊斋志异》卷九有一篇《张贡士》,写的就是这篇游记中提到的张在辛。 张在辛,字卯君,张贞之子,善书法,著有《隶法琐言》。
  乾隆时期,弘历多次驻跸山下行宫,屡次登上云龙山,作诗题字。他的《放鹤亭歌》唱道:“木石岂千年,羽衣早翩去。何来云龙顶,依然有其处?”他也早就知道山顶不应是苏轼张天骥的遗迹。但作为古迹毕竟已历数百载,所以乾隆仍然兴致勃勃地为放鹤亭、试衣亭、大士岩、黄茅岗、兴化寺石佛、观音殿等处题写诗句、匾额,使云龙山更加光彩夺目。
  古人云,椎琴烧书焚鹤,都是大煞风景的憾事。时至今日,云龙山上的历史文化遗迹,诗文碑刻许多都被僧舍占据,游人难得一见,又增一憾事耳。然自古天下名山僧占多,俗人徒唤奈何而已。
(责任编辑    蒋岚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