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风物览胜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风物览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物览胜

丰县“东程” ·程子院·大程庄

编辑日期:2017-12-12 9:56:16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丰县“东程” ·程子院·大程庄

程连箴

引言:近代丰县流传着一句“经典”名言:“东程西蒋、南李北孙。”可谓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对其真正意蕴,笔者请教过县内名流硕儒,文史专家,皆见仁见智。党和政府关心地方文化的发展,最近省市县相继成立了“谱牒文化研究会”,在此大背景下,拙文试予其中“东程”的源流发展,趣事轶闻进行整理探讨,祈冀成为引玉之砖。

一、“东程”源流

按《四箴堂·丰沛砀程氏族谱》(以下简称族谱)记载:丰县程氏源远流长,从世系演变上可分为上、下两个世系。得姓始祖为周代程伯符,世居广平(今属河北省)仕周成王,献三瑞“井中之玉、泰山之车、双穗之禾”有功,封伯爵,国号“程”国,遂以国为姓。程伯符是程氏的上世系一世祖。下传78世至北宋教育家、哲学家程颐,上世系结束。因此程颐是丰县程氏源流发展中最重要的人物,他既是上世系最后一位先祖,又是下世系的丰县程氏一世祖,丰县程氏是程颐的嫡传子孙。

对于“上世系”,族谱引用了《程氏家族变迁概述》。笔者认为:由于岁月悠远、年代遥迢、战乱频仍、朝代更替,缺乏史料记载,难免有以讹传讹之处,有点“为正新流强说源”的意思,这也是大多数姓氏族谱的通病。既然一些历史典籍也能出现错误,也就不能过分苛求于一姓“族谱”,有源总比没源好,一家之言总比不言要好。可以在将来有条件时继续研究探讨,以求正本清源。真理总是在不断实践的过程中得到发展的。

对于“下世系”,族谱中写道:“程颐的时代(宋代)科技已发达,印刷术、造纸术已臻于成熟,文化传播超前普及,民间修谱撰牒,蔚成风气。吾族下世系传承世迹,文献有载,物以佐证,世系分明,脉络清晰,堪为信史”。丰县程氏认为下世系的源流发展,是清晰有据,是真实可靠的。

程颐为河南嵩县人,嵩县处洛河之阳,伊水之阴,为伏牛山区一小县。自从出了程颢、程颐兄弟而名声大噪。原建有“二程祠”,“二程故里”也成了旅游景点。程颐次子程端甫随宋高宗南渡(时金兵灭了北宋,宋高宗赵构率百官军民人等南逃)居池州(今安徽省贵池县),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传三世(姓名族谱上记载甚详,本文从略,以下同)至程沛。宋孝宗26年,金国已失势,宋军收复黄河流域大片土地,程沛遂回河南怀州(今河南省博爱县一带)讲学。并定居博爱县西金城村。可见程颐的后代仍是“书香门弟”,文化教育的传承没有中断。程沛在西金城传五世至程耀,程耀生了五个儿子:长子庆先留守西金城,次子庆光因讲学迁居彰德府(今河南安阳),三子庆魁迁居程卜昌(博爱县属),五子庆元迁居西阳邑村(博爱县属)。而四子程庆林,河南与丰县的族谱均记载:“赴丰县讲学,阻于元未之乱,遂定居丰城东郊10里程老家村,是为迁丰始祖”。

丰县程氏的“四箴”堂号,源于孔子的四句“箴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程颐后来在《视箴》、《听箴》、《言箴》、《动箴》四篇著作中详细阐述并发挥了孔子的四句话,说明了“四箴”的意义和要求。丰县程氏以“四箴”为堂号,一是缅怀先祖,二是期望族人加强道德修养,以“礼”规范自己的思想行为,反躬自省、谨言慎行、礼行天下,修身养性。除此之外,全国各地程姓尚有“立雪堂”(取“程门立雪”之典故),“广平堂”(得姓始祖程伯符世居之地),忠济堂(上世系程婴救孤封忠济王),理学堂(程朱理学),二贤堂(颢、颐世称二贤)等共计三十多个堂号。

丰县程氏修撰族谱,总计已有五次。初修于清代道光十二年(1832年),于丰城东10里房庄,由秀才程步月牵头。复修于清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于丰城东8里渠桥村,由武进士程景唐、程元彬叔侄主修,丰县早期同盟会员程觐光、秀才程雍化主稿。三修于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于城东南20里大程庄,由乡绅、秀才程宪臣与号称丰县“第一大老执”的程心一任主修,觐光、雍化仍任主稿。四修于1985年,在丰沛砀程氏的发轫之地程老家。四修距三修时间跨度56年,经历新、旧两个时代。五修则于2008年,在丰城。从初修到五修,历经两个多世纪,有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其中大程庄修谱,具有重大意义。因为在这次之前,尚不知迁丰始祖为谁,“源”自何处。甚至以为也和全县大多数姓氏家族一样,或源于明初“洪洞移民”,或是明初的“军屯”。程景唐在二修族谱序中说:“但我迁丰之族,未有族谱,问先祖之履历,或曰讲学,问先祖之年代,或曰元未,然名讳不知,世系莫详,坟前之碑只曰始祖到丰之墓而已。”所以一修二修,只是按照现有资料、现实情况,记载下了当时的人口衍布状况,未曾探得真源。直到一次偶然事件,才改变了这种状况。觐光、雍化在三修族谱序中写道:“适有河内县(今博爱县)西阳邑程法芝、程法轩在丰贸,秉良(清贡生,仗义疏财,排难解讼,尊师重教,有大过人者)公与之谈及修谱一节,深以来祖失传为憾。法芝、法轩曰,吾西阳邑之谱,载迁丰一支,正在元未。秉良公遂跃然起曰,若然,莫非先人在天之灵,使吾二三人相会于此耶!及赴西阳邑请谱一观,昭然若揭,乃知来丰之始祖,讳庆林,伊川祖程颐十一世孙也。当欲召集族众拟为改修……由此上推,至颐公十一世,世世无间。吾支谱修成,不惟可与(河南)五房支谱同共贯,即(博爱县)西金城、程卜昌两地亦可合修一谱,如百川汇海,上有所统,下有所承,可谓探源星宿矣……”

丰县人与河南人的一次邂逅,解决了万余丰县程氏族人的来源问题,天意乎?缘份乎?

程庆林迁丰迄今,已六百余春秋,生生不息,瓜瓞连绵,蔓延至以程老家、张五楼为中心的十数个村庄,因地处丰城之东,所以世称“东程”。幼时常赶张五楼集,家中长辈总是交代:到集上一定要讲礼貌。因为集上无论买的卖的,十个里头有九个是姓程的本家。以后随着人口的进一步增长,逐步向四周辐射。按最后一次修谱(2008年五修族谱)统计,现已发展到丰、沛、砀三县(单县、济宁、夏邑、曹县也有一小部分)83个村庄,男女老幼人口总计两万左右。

二、程子院

丰城东南四十里,有一个大村庄叫程子院,相传为北宋教育家、哲学家程颢、程颐办学讲学之处。

程颢(1032-1085年),世称明道先生,嘉佑进士,宋神宗时为太子中允监察御史里行。在洛阳讲学十余年,弟子有“如坐春风”之喻。著作有《定性书》、《识仁篇》等。其弟程颐(1033-1107年)世称伊川先生,曾任国子监教授,官至崇政殿说书,是皇帝的老师。讲学达三十余年。兄弟二人世称“二程”或“二夫子”,其学说为大儒朱熹继承和发展,世称“程朱理学”。在中国儒家文化的发展史上,是可以比肩孟子、子思、董仲舒一类的人物。程颐又是丰县程氏的一世祖先。其著作有《易传》、《颜子所好何学论》等多种。其终生从事教育,所教对象从皇帝到平民,死后其学说又为弟子朱熹、张栻等人继承和发展,其经历与孔子相似。在士林中享有极高威望。当时有进士杨时、游酢初次登门欲拜程颐为师,正遇其坐着闭目养神,二人不敢惊动,肃立门外等候。时值隆冬,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一个时辰后积雪盈尺,二人肃立雪中,没有一丝不耐烦的神情。“程门立雪”的典故即源于此。

据王绪东主编的《秦台史话》记载:“程子院,现名李新集(属丰县梁寨镇),北宋哲学家,教育家程颢,程颐曾在此创办书院而得名。周围村民为教育后代,纷纷前来求学,使该处得以较快发展,逐渐成为大村庄,以后村名几经变更,但由于二程在此办过书院,据说还来此讲过学,程子院的盛名便久传不衰。”然而,笔者查阅保存最早的明隆庆版《丰县志》,上面并无有关程子院的记载,到李新集实地考察,亦未见有关书院的任何遗迹。后读徐州文史学会会长李鸿民先生《李蟠与李卫家世探源》一文,始得释然。文中写道:“元大德5年(1301年),李蟠李卫先祖李正居从河北正定迁居程子院。程子院者,世传宋理学家程颢、程颐讲学之处,雍正年间因建庙成集,易名李新集。建国前隶属铜山县管辖,现为丰县梁寨镇所属。来到程子院的时候,这里教风依然醇厚,但由于灾荒战乱,学院已经凋敝。李正居决定在这里恢复办学,培育后代,并勉励自己子孙不可轻去其乡。”文中清楚地说明了:共和国成立之前的漫长岁月中,程子院一直属外县管辖,不在丰县境内,所以丰县的县志无法记载。至于书院遗迹,由于该地近黄河故道,近代黄河屡决,乃至丰县县治为避水患而迁至华山之阳26年。丰县珍贵的文物古迹(包括汉高祖,张天师的古迹)都深埋于漫漫黄沙之下。李蟠先祖李正居于元朝初年(大德年间)从河北迁来此地时,“学院已经凋蔽。”这就说明了在元朝初年时,仍有程子书院,只是由于水灾兵乱,当年的著名学府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勉励子孙不可轻去其乡”,是认为此地学风深厚,是培养子孙的好地方。

综上所述,丰县父老乡亲世代相传,言之凿凿的程子书院,绝非空穴来风,可能有以下几种情况:一是“二程”在此办学并亲自讲学,这对终身从教,积极办学的教育世家来说,不是没有可能;二是“二程”的门人弟子或后代曾在此办学,为求兴旺打出“二程”的旗号招牌,因当时“二程”已是名满天下的“帝师”,全国士林的领袖;三是其后有志有力者(如李蟠、李卫的迁丰始祖李正居等)继续传承着程子书院的薪火,仍打着程子院的旗号,并和“二程”的子孙后代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河南博爱县西阳邑的程氏族谱上就记载着:“程耀之四子程庆林,赴丰县讲学,阻于元未之乱,未归。”如无书院的邀请,庆林公不会长途跋涉来丰,并在丰县程老家定居,成为迁丰程氏始祖。丰县程氏族谱也记载着:“庆林公乃于丰邑东南程子书院,聚英才而教之,传道授业解惑。时人称许,声誉鹊起,青年子弟,从之如云,堪称良师。”

如果书院是“二程”创办,至今已有千年历史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应该是徐州地区历史最久、规格最高的学府。说“最高”,是她与世界一流的文化哲学大师有关。徐州历史在战乱和灾荒的漩涡中,还真有高洁典雅的篇章。作为丰县人,更应该研究考察这家书院,查一查她千年的经历和步履。

千百年来,正是程子书院浓厚的学风,为徐州地区培养了大批人才,其中包括徐州历史上唯一的状元李蟠,勤政廉洁的高官李卫等人。程子书院的薪火相传,更是丰县人尊儒好学,尚文尚贤优秀品格的有力佐证!

为弘扬地方文化,褒扬教育风气,丰县人民政府在李新集重建程子书院(即将竣工),以光大这一文化胜迹,实在是极具远见的。并将其作为大沙河百里旅游观光带上的一处重要景点,既为我丰县增光添彩,亦为程氏之荣。

三、大程庄及其它

大程庄在丰城东南20里,清末民初时人口已近3000,是全县有名的大庄子,坚固的寨堡。今属华山镇。村中程姓十分之八。明朝天顺(1457-1464)年间,伊川(程颐)十九世孙程天佑(贡生)次子程士琦婚配大程庄乡绅尹俊之女,婚后全家自程老家(人口增多无法居住)迁来大程庄依亲定居。而后子孙繁衍,人口竟超过了尹家。子孙向学,耕读传家,至清末,共出过贡生3人,太学生4人,邑庠生6人。伊川26世孙程济川(邑庠生),曾当过几十年华山会首。清末民初丰县共有十大会首,各自管辖一片地方。会首的产生,是由地方士绅推荐素有人望者,经县衙批准。程氏族谱介绍他:“性豪爽,见义勇为,家颇丰,见义输财而匮。村后地洼,每淫雨,十余村被淹,公清于县长,开河直通大沙河,水灾皆免。”解放后在此河基上开挖沙复调度河,是沟通大沙河复新河的主要水道。时人评价他“公正平易,待人以礼。”在其会首任上,曾参与修建大沙河华山大桥(由徐州首富张大烈捐资)。是当时全县最大的工程。大桥于1893年建成通车,极大改善了徐州至丰县的交通状况。大程庄本来交通闭塞,发动富绅捐资,于村四面各开通衢大道一条,形如轿杠,后人传说大程庄之所以名人辈出,乃是村庄风水好,形如八抬大轿。生一子作斌(字觐光)考中秀才后,又被保送到南京法政学堂就读,道德文章享誉全县。觐光生二子,长乾一,毕业于江苏省立七师(徐州师范,今徐师大前身),毕业后在县城终生从教,为丰县教育界先驱。次子坤一(字厚之,以字名),北大毕业,淞沪抗战时任上海市郊金山县长,承担抗战支前任务。丰人王敬久率87师血战第一线,全师官兵伤亡大半,一次就从金山县及松江地区补充预备役壮丁八千人,仍死战不退。上海、南京沦陷之后,程厚之因功升任大本营四川省遂宁地区专员。抗战胜利后,应同学北平市长何思源之邀,任北平市教育局长。后随傅作义将军起义,解放后任东北行政区教育局长。他在其大作《辛亥革命时期丰县社会一瞥》(刊于《江苏省文史资料选辑》第六辑及《丰县文史资料》第一期)中写道:“父亲程觐光在南京法政学堂也加入了革命党(同盟会),县知事沈贞就是他同学好友,邀请他当了丰县检查庭长。他一回来就轰动了乡里,就拿剪辫子来说,我村和全华山乡受他的影响,推行得最快……”可以看出,当时在沈贞的支持下,程觐光与张祥登、丁景文、董汉槎、李季、曹子瑞等同盟会员大刀阔斧地移风易俗,推行新政,以求改造社会的雄心壮志。可是这一切并不能挡住张勋的复辟,张勋的辫子兵打过来,沈贞逃走,同盟会员们也死的死,逃的逃。充分暴露了辛亥革命的不彻底性。

程厚之接着又写道:“我有两个族兄,一个叫阎王,一个叫大王,请了一个大刀会师兄叫秦标的做教师,编练大刀会团练……”。“阎王”叫程心一,“大王”叫程从一,二人是堂兄弟。程心一号称丰县第一大老执,丰县“南党”首领李明德在城里出殡,请其做大老执,因李是丰县首屈一指的富豪,苏鲁豫皖边界地区头面人物纷纷前来吊唁,所有乞丐行旅谁来都管饭,流水席一摆十天,程心一指挥若定,十天下来,嗓子不倒,精神倍增,因此名声大噪。一天晚上去王屯说事(排解纠纷),至晚喝酒至微醺,乘酒兴拒绝人送,独自步行回家,行至大程庄村南柏树林遭遇“鬼打墙”,围着坟头转圈子,怎么也走不出来。此人素来胆壮,大声叱喝:“我是阎王,尔等小鬼能奈我何!”声闻数里,被村人听到,结伙前来,救其回家,从此有了“阎王”的“雅号”。程从一是城东青帮首领,辛亥革命多依靠帮会,所以其人亦是丰县“南党”重要人物之一。逢节按令,青帮(三翻子)徒众聚众活动,纷至沓来,轰轰烈烈,如同山寨,同侪朋友笑称,既然有了“阎王”,您就叫“大王”吧。从一生有四子,三子为箴,北师大毕业,曾在县城创办“黎明职业中学”,为丰县地方建设培养了大批人才,为丰县教育界先驱。抗战时任湖南大庸(今张家界)县长,联合各派力量,积极投入抗战,有力地捍卫了重庆大后方。

清末民初,社会解体。北伐的太平军两次路过丰县,其后捻军更是到处窜扰,地方处于无政府状态,土匪滋生,成了雁过拔毛的萑苻之区。大些的村庄纷纷筑圩建砦,办团练自保。大程庄的团练很是有名,寨子也从未被土匪打开过,此前城西孙庄寨、城南胡庄寨,都曾被土匪打开,土匪屠村,杀数百人。黄体润的家乡黑楼寨,也几乎被打开,若非黄及时搬来救兵,就被屠村了。

1900年,鲁西南的大刀会自称“刀枪不入”被外国传教士斥为妄诞,于是与天主教结下了“梁子”,在刘士端,曹德记等率领下,曹县、城武、砀山等十余县同时举事,烧教堂,杀教民。1902年,砀山大刀会首领庞三杰联络鲁西南的大刀会,浩浩荡荡开到丰县戴套楼,包围了天主教堂,扬言血洗教堂,杀尽洋人(传教士)和汉奸(教民)。丰县的事情,岂容外人染指,大程庄的团练联合周边赵屯、刘楼、王屯等村的团练,对外地大刀会实行了“反包围”,鸣鼓而攻,庞三杰、牛金声、彭桂林等这才领教了丰县人的抱团(团结)与强悍,知难而退,铩羽而归,从而避免了一场流血事件。

因为安全,前来大程庄住寨避乱的很多,村中遍布外村人建造的豪宅。而本村人的豪华房屋并不多,程厚之的文章继续写道:“我家还是一个有六十多亩土地的乡绅家庭,爷爷又是华山会首,遇荒年,一家老幼十口人的生活无法维持,只好到城里借高利贷。后来以十亩地的代价偿还了这笔活命债……”。村中冯守信家的宅院豪华气派,一片青的瓦屋楼房院子。冯守信是沛县冯集人,程从一的外甥。民初曾任丰县建设科长,抗战期间任江西某县县长。华山郭庙村人王连美的宅院更胜一筹。王曾随徐州籍军阀褚玉璞当团长(同时当团长的还有丰南蒋作相),后褚部被北伐军消灭,遂投靠孙殿英,据说参与了东陵盗墓,发了横财。不敢在家乡居住,遂花高价在大程庄内购地建筑了该处豪宅:高大的四合楼院,四角炮楼,院子极大,栽植了数十株南方运来的木瓜树。该宅解放后被征用为村部、大队部、仓库,后收购站、代销店、卫生室、钢磨坊、弹棉坊相继搬入,房子还绰绰有余。王家大院现在尚保存完好,建议旅游部门进行考察,看能否辟为百里大沙河旅游观光带上的一处景点。附近的张杏行即传说中的杏花村,现和大程庄同属一个行政村。

大程庄有两个传统:一是办团练,保一方平安,二是办学校。大程庄完小是全县创办最早的完小之一。程济川、程从一先后为校董,聘请了县内教育界名流、书法家于启后为校长(后为县督学),教学质量与城南毕楼的务本小学齐名,县内不少文化名人都曾在此读过书,如我国笔石学科的奠基人穆恩之院士、西安交大生物工程研究室主任程敬之院士、华北电力大学副校长程守业教授等,都是其中佼佼者。

说过大程庄,不能不提到渠桥。渠桥在城东8里,也是县内较大较有名的村庄。村内程姓为主。由伊川二十二世孙程文祥自程老家迁居于此,繁衍成村。文祥曾孙程世则(字化远,印景唐,后以印名世),清丁卯科举人,辛未科进士。分发漕标,即补衙守备将军,诰授武德骑尉。生子程元桂,江北师范毕业。元桂又生五子:乐琴、乐同、乐天、乐炎、乐毅。其中程乐琴县师毕业从事教育工作,程乐天师从李贞乾先生,丰师毕业后留校任教,为丰县早期同盟会员洪井曹子瑞先生之婿。程乐炎民国时期任江苏高邮县长。程景唐的侄子程元彬(字雅卿),清已丑科举人,甲午科进士,殿试第三甲,钦典四品蓝翎侍卫。武功高强,族谱评价为:“娴熟武略,作衙皇宫,能骑怒马,善挽强弓,随驾御后,执戟朝中,烈烈壮志,飒飒英风。”清室灭亡之后,回丰城购房居住养老。其长女适邱,外孙邱守梅与赵万友(赵淘)接受了上级组织在丰县建党的命令后,住进其家中为掩护,发展党员,开展党的活动,建立了丰县最早的共产党组织。

渠桥也有办学兴教的优良传统,渠桥小学也是县内创办较早的小学之一,教学质量享誉城东。

结语

学者俞大纲先生说过:“倾听我们祖先的脚步声。”相信任何人听到这句话都会怦然心动。

余退休以来,尝遍阅家乡诸姓族谱,粗略观之,似乎是“千人一面,千部一腔。”然深入研究,细心品读,寻觅文化载体,探究历史真相,就会发现,是人文精神、家国情怀铸就了族谱的性格和特色。若按人口规模,程氏在丰并非大姓。然奉乃祖伊川先生之“非礼勿视、勿听、勿言、勿动”四箴为圭臬,尊儒兴学,孜孜向学,以文明兴族,以诗礼传家,能跻入全县“四大姓”之列,邑人尊为“东程”,是其原因吗?

作者:丰县华山镇人。曾任县组织部科长,人社局副局长。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电话:13852133158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