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彭城文苑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彭城文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彭城文苑

“快哉亭”和“风”

编辑日期:2017-12-12 9:59:03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快哉亭

 

徐州有快哉亭,为熙宁十年(1077)李邦直所造,李邦直和苏轼有旧交,李请苏为新亭命名,苏即以快哉名之。湖北黄州也有快哉亭,为元丰六年(1083)张怀民所造。张是苏的好友,也请苏轼为新亭命名,苏又以快哉名之。又据苏辙《寄题密州新作快哉亭二首》句:自矜新作超然赋,更拟兰台诵快哉。说明苏东坡在山东密州也建(或命名)有快哉亭。苏东坡不仅用快哉名亭,而且用快哉作赋,细细研读,慢慢品味,或有所悟。

快,就是痛快的意思,苏东坡见到亭子就会连说痛快呀!痛快!为什么?

按《辞源》的解释,亭者,有顶无墙之建筑也。没有围墙的亭子应该有两大好处:一是临风,二是赏景。临风是内在心灵的感受,赏景则是外在观感的延伸。很多人站在亭台上,由于没有围墙的遮拦,能够极目运眺,自然首先以赏景为主。但苏轼不同,他是自然的儿子,他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傕佺》)。由亭而风,由风而快,这就是苏东坡与众不同的地方。

   让我们先读一下苏辙的《黄州快哉亭记》:盖亭之所见,南北百里,东西一合,涛澜汹涌,风云开阖……变化倏忽,动心骇目,……冈陵起伏,烟消日出……此其所以为快哉者也。 这是苏辙用眼睛看到的壮丽景色,自然属于观赏的

   再看看苏轼在徐州写的《快哉此风赋》:贤者之乐,快哉此风……若夫益鸟  ①退宋都之上,云飞泗水之湄②。寥寥南郭,怒号于万窍;飒飒东海,鼓舞于四维……这是苏轼临风,并由风的雄健、风的广博感悟的,自然属于心灵的

对比苏辙的和苏轼的,共为同胞弟兄,又都是文学大师,但感悟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

风虽然是一种极普通自然现象,但人类对它赋予了太多的感情色彩。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这是举子登科后的快慰之风。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这是林黛玉眼里的冷酷之风。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这是助盗肆虐之风。入吾室者,但有清风;对吾饮者,惟当明月。这又是高人雅士之风……由风引发的东西实在太多,但最可鄙者,莫过于见风使舵的拍马邪风。苏轼《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傕佺》说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硬说)有雌雄。谴责的正是这种邪风。兰台公子就是陪伴楚襄王游兰台的宋玉,这个巧言令色的文人,为了拍楚襄王的马屁,竟然胡编乱造,硬说风有雌雄之分:雄风才是王者之风,只能由帝王享受;而雌风则是庶人之风,也只由老百姓享受。宋玉的马屁拍的实在可笑,但两千多年来正面批判的人并不多,只有苏轼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快哉名亭,用快哉写赋,矛头直指胡说八道的邪风。苏轼赞同庄周的天籁说,认为风是自然的浩然正气所引发。他用堪笑的口吻,嘲弄了宋玉的马屁风,否定了王者之风庶人之风的混话,临风的痛快就自然而然地引发了贤者之乐。由乐而快,由快生乐,苏东坡果然高人一等,胜人一筹。快哉!快哉!

 

(注①:益鸟      11y,鸟名。似鹭而大,羽白,善飞,不怕风。《左传·僖公十六年》有句:六益鸟       退飞过宋都,风也。

(注②:刘邦《大风歌》写于泗水,首句为大风起兮云飞扬,故言云飞泗水。)

 

作者:陈树德( 现年84岁 徐州工程学院退休教授 曾任江苏省楹联研究会副会长 徐州市楹联学会顾问)

地址:221008 徐州市三环南路 徐州工程学院

住址:221006 徐州市煤建路22号1号楼3单元302室

电话:0516-5729040  

E-mail: lscsd@126.com

云龙山庙会与大士岩  张成珠

 农历2月19日的徐州云龙山庙会,是民俗文化的一大盛典。在徐州人的记忆里,都有过万人空巷赶庙会的情景。每年逢会,如果未能赶会,仿佛就是一个遗憾。  云龙山庙会古往今来从不中断,但随时代变迁,它也历经兴衰,大起大落。由此,必然引发许多问题的研究和思考:  大士岩的文化魅力  大士岩是一座古庙,位于徐州云龙山西麓,那里供奉的大士是观音菩萨。庙门前的五十三参,是一条登高向上的朝圣路。陡峭的53级石阶,犹如架起了天梯,考验人们的毅力,检验善男信女的虔诚。《云龙山庙会竹枝词》早有这样的描述:村妇前来大士岩,只缘娘病把神求。山颠上下路高远,一步一跪一磕头……  农历2月19为观音诞辰,从这一天到21日的三天,是云龙山庙会的会期。这个庙会缘自观音而兴起,形成徐州乃至为淮海地区四省接壤带的民间文化盛典。  凡是到过云龙山游览的或是赶庙会的,有谁不曾登临五十三参,探访大士岩?溯源大士岩的由来,这里原来是一片荒山野岭,清代康熙五十七年(1718),徐州知州姜焯重修张山人故址放鹤亭以后,为维护名胜古迹,打算在西麓建房屋供僧人住守。破土施工,意外地发现有块高大岩石,材质优良。广数十寻(八尺为一寻),莫穷其深厚,隐伏于土中。 姜焯斟酌施工方案,他受到兴化禅寺因地制宜,为大石佛筑殿的启发,改变了初衷。决定如法仿效,顺山就势利用巨石作龛,供奉观音菩萨。便请来精工石匠仿照位于黄茅冈的唐代名画家吴道子《观音大士像碑》上的图形,雕刻一尊观音像。奇妙的是,石上有一条七毫米宽的方解石(纯碳酸钙)纹脉,洁白如玉,自然天成围绕菩萨的腰间,因此得名玉带观音;又因菩萨造型右手怀抱婴儿,亲切感人,又称送子观音。纵览中外寺庙的观音形象,大士岩观音像的特征是独一无二的,因而享有胜名。  覆盖这尊观音的大殿,名为圆通宝殿。殿中的石梁石柱,刻有姜焯所题普陀一支 匾额,两侧为乾隆皇帝手书楹联:慈云无住庄严相;法雨常飞清净身。。另有楹联:我本是一片婆心送个孩儿与汝;你须百般好事积些阴骘与他。”“出南海驾祥云霞光万道;杨柳枝净水瓶洒遍乾坤。 圆通宝殿南侧为大悲殿,又称千手观音殿 供奉千手观音像。北侧为三圣殿,供奉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圆通宝殿的对面为韦驮殿,供奉护法神韦驮和四大天王。四殿构成方正庄严的庭院,寺院内外共有四株参天古柏,一株是上千年的圆柏,三株是三百多年的侧柏,都是著名的古树名木。  经历文革十年浩劫,玉带观音雕像、吴道子画碑、韦驮塑像皆被毁。1978年后重修大士岩再塑观音像,韦驮像。借鉴浙江普陀山普陀一枝 的艺术构思,在圆通宝殿送子观音像的身后,还塑造她的三十二应身像。如今,在大士岩北院又拓展观音道场。2004年兴建的慈航殿于2008年开光,大殿门额书有慈航普渡 四个大字。广场上一尊花岗岩石雕观音像巍然屹立,这尊宝像称滴水观音,又名云龙观音。身后花岗岩屏风刻成浮雕,展现善才童子修道与观音结缘的故事。艺术魅力,不亚于圆通宝殿原来的玉带送子观音。大士岩北院的山门,伏卧一对石狮子,门侧墙上有石刻一览二字,那是清道光徐州知州周焘的手笔。现今拜访大士岩,不禁想起,早在民国时期曾有《云龙山庙会竹枝词》写过:山僧祈祷爱众生,钟声晨昏念佛经。苦海慈航快出现,何年乱世再太平?今昔对比,时过境迁,目睹慈航殿全新的情景,愈感一览二字意义深远。  五十三参的文化渊源,来自佛教善财童子的故事。据《华严经·入法界品》记述:善财童子自幼成长,他的修行觉悟先后得到53位善知者的指点才得道成佛。五十三参的53级石阶旨在以物拟人,赞扬善财童子那种艰难求知的意志,孜孜不倦的艰辛历程。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要敢登攀 ,大士岩庙前53级台阶的象征意义,不言而喻。  菩萨心肠就是积德行善      宗教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文化。溯源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广为传播,实际上就是一个中外文化交流融和的过程。观世音本为男子形象,在古印度他原是天竺国的王子,名叫不朐。佛教传入中国当初他为男像,敦煌壁画里的观音还是个有胡须的男神。由于传播趋向民族化、世俗化,唐代以后的观音逐渐变成女子形象。女像更显得端庄美丽,温和可亲,尤其徐州大士岩的玉带送子观音注入了母性内涵,愈加赢得民间的认同和敬仰,这是文化演进的一个标志。  观音原称观世音,因在唐代避太宗李世民的名讳,简称观音延续至今。其实,被省去的那个字,是十分重要的。意思在于凡是世人所求,总有求必应。在佛教,观世音为极乐世界的上首菩萨是西方三圣之一,神通广大,普渡众生,能够引渡所有的人,脱离苦海,登上幸福彼岸。菩萨爱护众生,给予欢乐谓,怜悯众生,解除苦难谓。观世音的名字,就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代名词。  日常来大士岩朝拜者络绎不绝,尤其庙会时日前往的人更多。钟声悠扬,香火缭绕之际,人们顶礼膜拜,各自许愿,还愿,念念有词,寄托种种希望:但求时来运转,去病免灾,平息仇怨,升官发财,成婚生子等等,不一而足。慈眉善目的菩萨,也似含情默许。  民间传说,在寺院常年接受香火的两株古柏,已成神树。那些求子心切的夫妇,趁着庙会香火前来拜求之后,还要用手帕蒙住眼睛,先绕一株古柏转一圈,再模向另一株,摸准了意味必将如愿以偿。心想事成的人,都来一摸,逗得大家笑逐颜开。有的孩子跟着欢笑却怀疑灵验,妈妈便指着他的小鼻子说:可别不信,你就是送子观音送给俺的……佛教弘扬菩萨心肠,倡导积德行善,有益于净化世人心灵,促进社会和谐,切不可一概地当作迷信。积德行善的意义,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一致,也是传统文化所一贯倡导的美德。恰如公益广告所云:人人积德行善,个个收获吉祥  云龙山庙会弘扬民俗文化  民间自古就有赶庙会看大戏的习俗。五十三参之下还有一座石台,台上筑有半山亭,原为清康熙年间州官姜焯所建。从前每逢云龙山庙会,常有还愿者请来戏班登台演戏。遂至乾隆四十六年(1781)改名为戏楼。53级石阶就成为观众的坐席,赶庙会的人到这里观看演出,一目了然毫无遮掩。而大士岩庙中相对称的试衣亭和春晖亭,便成为达官贵人看戏的包厢  古来徐州的庙会,当数云龙山庙会最为盛大热闹,庙会的中心从前就在五十三参大士岩一带。前来赶庙会的人倾城而出,万人空巷,蜂拥而至。久而久之,为避免损坏山林的生态环境,庙会集市的地址早已转移到云龙山下,为维护道路交通,摆摊设点也受到了控制。现在的五十三参失去了当年的盛况,戏台再不演出,这一带也不再是庙会的购物市场,尽管云龙山庙会较之往年冷落了,但云龙山庙会的特色与影响永远不会磨灭。  在世界文化遗产中,我国的庙会文化独具民族特色,而云龙山庙会又独具徐州乡土风情。不仅赶庙会拜观音,还有庙会贸易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商品大多是乡间农民就地取材自制的,那是商场买不到的稀罕物。对比厂家生产的洋货 ,那叫老土 。愈 愈有地方特色,愈有乡俗味。农作物秸秆、苇蒲叶子、藤条竹子、普通塘泥、屋前房后长成的木材等,皆由农家手工制作,变成种种玩具和生活日用品。高粱秸的制成品,常见的是箔子、凉席。物以稀为贵,竟有这样的趣事,偶有席夹子(用秸篾编成六角形的遮阳帽),被一位外国人发现,说是中国的庙会使他感到新鲜,云龙山庙会的乡土味更感独特,他断定席夹子这样的帽子,是世界绝无仅有的,竟买下许多带回国赠送亲朋,还建议批量生产,外贸出口。有言道愈是民族的,愈是世界的 ,此话确有道理。  庙会文化的影响无可估量。比如云龙山庙会出售的音响玩具,俗称小响巴 ,是简易的民间乐器。著名音乐家马可,在《中国民间乐器讲话 》书中回忆:幼年时,爱和小伙伴玩耍两种与音乐有关的小玩具。一种是农家常用高粱秆自制七弦琴或筝式的小乐器。一种是从泥娃娃挑上买来的,形似鸭蛋,空心有指空可吹奏一些旋律,这是一种叫轧筝的古乐器,从唐代已在民间流行,它起源于远古的埙。 这些玩具都是云龙山庙会的常见物品。由此可见他对家乡民间音乐由衷的热爱和从中接受的文化影响。另外,云龙山庙会出售的塘泥制成的工艺品,娃娃、财神和生肖动物等,以黄为底色,稍加红绿点缀,因造型简单质朴而独具风格。徐州人享誉中外的泥塑艺术家、中国工艺美术学院著名教授郑宇鹤,也是从幼年时代接受家乡泥塑艺术的熏陶,有所领悟,步入艺术生涯的。  理解云龙山庙会的兴衰  大半世纪以来,亲历目睹了云龙山庙的变迁,总会不禁感慨。城市建设在发展,城市管理在加强。每当云龙山庙会来临之际,山的周边必定拉起醒目的大标语:严禁摆摊设点;严禁明火上山,并限制敬香的柱香高度……尤其是调集警力及社会保安人员,对云龙山周边道路交通加强管理,对山水园林加强维护,力求万无一失。盛大的云龙山庙会,由此受到控制,就被冷落了下来。一个令人思索的社会问题,油然而生:传承历史文化与增进现代文明,应该如何地辨证地统一起来?  假若跨越时空,探访家乡,那是饶有情趣的。从空间方位来看,有史以来,徐州所辖区域的范围虽然屡有变化,但徐州城市的方位始终没变。位置未移,地还是那方土地,然而地上的城市却不时地更换了模样、添改着内涵。目睹与时俱进的发展变化,能不令人咏叹:城,还是那座城吗?  旧中国的徐州市人口,由十几万增至几十万,老话描述街上行人稀疏,便说扔出个棒锤,砸不着人。 而今,据市行政区划统计:2016年徐州总人口超千万,市区达170万左右。旧时的道路汽车流量很小,而今的车辆亦连连倍增,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堵车严重,大大妨碍通行。云龙山周边的中山路、和平路和泰山路都是城市交通的重要干道,还有云龙山云龙湖已经建成国家5A级景区,创业维艰。若像以往的云龙山庙会,数十万的人流量一拥而至,交通干道堵塞,景区生态惨遭践踏,有谁还能忍心目睹?因此,自觉地维护庙会秩序,服从管理庙会的统一安排,总是赶会人的明智行为。  当然,欲将庙会这样的民俗文化盛典举办得更好,很不简单。既是全民参与的活动,自然欢迎群众献计献策,让传承的古文化增添时代的新风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