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之窗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之窗

大彭氏国与利国镇前彭关系之研究

编辑日期:2018-10-15 11:08:29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大彭氏国与利国镇前彭关系之研究

王振君  蒋九贞

 

笔者近期在收集、梳理和研究铜山区利国镇历史文化过程中,发现此地民间多把利国一带当做彭祖封地,即大彭氏国。说这里曾经属于大彭氏国管辖也没问题,但是这里的人们却偏偏认定距离镇区约五公里处的寄堡村前彭就是大彭氏国的“都城”,这就不能不引起研究者的兴趣和探究。笔者所持观点也许会让“前彭说”愤慨,但也绝没有让他们失望,因为笔者的研究证明了利国地区毕竟与大彭氏国有着不可否认的渊源关系。

 

一、“涿鹿”故地古彭城

 

徐州古称彭城,又称涿鹿,这是大多数学者的观点,也基本符合历史事实。但是,也有学者认为,“‘涿鹿之阿’这类地名的考释,也曾引起世人的争论,但在黄帝本人的有无尚未得到考古上的证据时,这种辩论是无谓的。”(傅乐成《中国通史》)。随着古籍的发现和地下文物的发掘以及研究的深入,黄帝的存在已经被认定,“传说时代”也已经被证实是真实的历史阶段,“涿鹿”的地名之争当然就有了意义。

先秦文献《世本》记载:“涿鹿在彭城南”,又说:“涿鹿在彭城,黄帝都之。”南北朝《舆地志》曰:“涿鹿本名彭城,黄帝初都,迁有熊也。大抵征战所至都涿鹿,即位乃都有熊。” 唐朝《汉书·刑法志》注:“郑氏曰:涿鹿在彭城南。” 南宋《路史》:“年三十七戮蚩尤于中冀,于是炎帝诸侯咸进委命,乃即帝位,都彭城。”清·毕沅《晋太康三年地记》曰:“阪泉,涿鹿,盖当如《世本》说,谓在彭城为是。”南北朝《舆地志》:“涿鹿本名彭城,黄帝初都,迁有熊也。大抵征战所至都涿鹿,即位乃都有熊。”

现当代历史学家也大抵认为涿鹿即彭城,也就是徐州。吕思勉《中国通史》:“《史记·五帝本纪》说:“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弗能征,而蚩尤氏最为暴。”“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又说:“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名轩辕,他书亦有称为轩辕氏的。案古书所谓名,兼包一切称谓,不限于名字之名。轩辕“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其说有些矛盾。《史记》的《五帝本纪》,和《大戴礼记》的《五帝德》,是大同小异的,《大戴礼记》此处,却只有和炎帝战于阪泉,而并没有和蚩尤战于涿鹿之事。神农、蚩尤,都是姜姓。《周书·史记篇》说“阪泉氏徙居独鹿”,独鹿之即涿鹿,亦显而易见。然则蚩尤、炎帝,即是一人,涿鹿、阪泉,亦系一地。《太平御览州郡部》引《帝王世纪》转引《世本》,说涿鹿在彭城南,彭城是今江苏的铜山县,服虔谓涿鹿为汉之涿郡,即今河北涿县。皇甫谧、张晏谓在上谷,则因汉上谷郡有涿鹿县而云然,皆据后世的地名附会,不足信。汉涿鹿县即今察哈尔涿鹿县(今河北涿鹿)。《世本》是古书,是较可信据的,然则汉族是时的发展,仍和鲁东南不远了。”丁荣先、章东生《鲧治水有功惨遭杀害,舜阴毒无耻篡逆僭位》里说:“据作者考证,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作为先民集聚生息之所的中原之地,并非现今的以河南、山东、河北、山西部分地区为界,一直到长江中下游地区那么大,更不是北起大漠,南跨海疆,西自葱岭,东至台湾那么阔,而是“东为江,北为济,西为河,南为淮。”……这四围中,东之江,绝非今之长江,而是东夷地方的夷水,即现今沂泗之水。世居当时中原东部今山东至淮河的泗水流域的炎帝族,国都在今徐州之彭城,古称涿鹿,此处正当中原之正中,中国之名即由此而来。”汪海波《破译蚩尤密码》:“笔者认为,黄帝与蚩尤之涿鹿大战绝不可能发生在远离两个部落联盟活动核心区即中原地区以远的河北、山西。‘冀’的本意是统治中心地,即上古时代有所特指的黄帝后期统治的四渎之内、中原腹地。今天简称为‘冀’的河北地方远在中原边陲,黄帝时代那里还没有被开拓,时称‘有北之乡’……历代文献注解、特别是近代以来,这个被称作‘涿鹿’的地方被认为在今天的江苏省徐州市附近……‘徐州说’主要是针对‘河北说’的反对,颇具说服力,是对传统史学观之否定,从而得到众多近代以来的史学家的支持。”

以上引文只是说明徐州历史之久远,更是为了引出“彭城”这个“重头戏”。彭城的名字亦有四千多年的历史,它的来历应该是与此地的一些特点有关。一是徐州从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比如“涿鹿之战”等等,在这里发生的、有文字记录的较大战争就有400多次。战争又从来都有助战的设施,或曰号令之器,古代战争多以鼓、角为工具。而鼓,其声雄浑,冲击力大,能传出很远,“督战”的队伍一字排开,奋力击鼓,阵势也很震撼。鼓的声音如“嘭嘭”,象声。嘭通彭,这应是彭城之“彭”的来源可能之一。由是笔者推断,徐州很可能是做鼓的发祥地,是这里的人们创造了鼓这样的器具。二是徐州地区虽属平原,但是有不少丘陵。丘陵,是不高的小山。徐州的“山”与别处有很大的不同,大部分都是小山包,馒头一般,就像平地上鼓起来的一个包,犹如一个个鼓。《说文》里说:“鼓,郭也。春分之音,万物郭皮甲而出,故谓之鼓。”鼓是打击乐器,可以发出声音。中国的古人思维方式是很感性的,从象形字的发明和使用就可以知道。看到鼓这种形象,就好像听到了“嘭嘭”声音,从地心发出的地籁之声。三是华夏东部上古时期水大,徐州一带河流纵横,且水流湍急,汹涌澎湃,其声似嘭嘭之音,于是得名。朱浩熙先生在《彭祖》一书里也有类似猜测。四是因彭祖而名。袁义达、张诚著《中国姓氏·群体遗传和人口分布》一书中关于彭姓起源的章节里说,“陆终有六子,后分别发展为六大部落。陆终的第三子篯铿,又称彭祖氏,彭姓。”“篯铿因能作大鼓,鼓声洪亮,鼓声嘭嘭,便称为彭……随后迁到彭城,即今江苏徐州,史称大彭。公元前1208年商王武丁灭了大彭国。子孙遂以国为姓氏。”《史记·集解》称:“虞翻曰:‘名翦,为彭姓,封于彭城’。《世本》‘曰彭祖者,彭城是也。’”当然,从这些话里,好像并不能明确看出究竟是篯铿因为彭地而得姓为彭还是涿鹿因为彭祖而得名为彭城。

然而,无论怎样,陆终氏第三子篯铿被尧帝封于彭,史称彭祖,正史、野史、地方志书都有记载;古老的彭城因此成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这是不争的事实。

 

二、彭祖其人封其地

 

彭祖是怎样被封大彭的?学者们的说法基本一致,就是:上古黄帝的后裔陆终氏,娶鬼方女儿为妻,怀孕11年不生,后来坼产了六个儿子,第三个儿子取名叫篯铿。据说篯铿很会烹饪,做了一碗很好喝的鸡汤给尧帝吃了,尧帝便封他为彭。大彭氏国的说法其实是在后来,先前只是一个氏族部落。夏启以后,天下封国众多,有万国之称,彭祖的部落也就成了国,史学家称其为大彭氏国或大彭国。

关于彭祖,上面已有涉及,他是陆终氏的第三个儿子,被举荐为天子所用,又被封为大彭氏部落首领。《楚世家》中记载彭祖的身世:“楚之先祖出自帝敞颛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尝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日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尝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诉剖而产焉。其长一曰昆吾,二曰参胡,三曰彭祖,四曰会人,五曰曹姓,六曰季连,芈姓、楚其后也。”《史记·索隐》认为“卷章”名“老童”,此与《帝系》略有不同,而“老童”与“卷章”为疑因字形相近而产生的笔误。

司马迁《五帝本纪》:“尧老,使舜摄行天下子政,巡狩。舜得举用事二十年,而尧使摄政。摄政人年而尧崩。三年丧毕,让丹朱,天下归舜。而禹、皋陶、契、后稷、伯夷、、龙、垂、益、彭祖,自尧时而举用,未有分职。”“彭祖”等十人,尧时就已经被举用,但是没有明确职务。他们十人,加上十二位部落领袖,“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皋陶为大理,平;伯夷主礼,上下咸让;唾主工师,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泽辟;弃主稷,百谷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违,唯禹之功最大……”舜执政时,任用了22位大臣,“彭祖”虽具体执掌不明,但亦为22臣之一。传说他自尧帝起,历夏、商朝,商代时为守藏史,官拜贤大夫,周代时担任柱下史,娶妻49,生子54,活了800多岁。晋·葛洪撰写的《神仙传》形容他:“殷末已七百六十七岁,而不衰老。少好恬静,不恤世务,不营名誉,不饰车服,唯以养生活身为事。”他的养生之道被后人整理成为《彭祖养性经》、《彭祖摄生养性论》传世。 据《史记·楚世家》载:“彭祖氏,殷之时尝为侯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氏”在上古多用作宗族的称号。清人孔广森在注《列子·力命篇》“彭祖之智不出尧舜之上而寿八百”之句时说:“彭祖者,彭姓之祖也。彭姓诸国:大彭、豕韦、诸稽。大彭历事虞夏,于商为伯,武丁之世灭之,故曰彭祖八百岁,谓彭国八百年而亡,非实篯不死也。”所谓彭祖年长八百,实际上是大彭氏国存在的年限。有一个说法,彭祖的年龄是根据60天为一个甲子算的,按照现在365天为一年计,彭祖的实际寿命为一百四十多岁,这个比较靠谱。

不管彭祖的年龄,他对中华文明的贡献是被公认的。他善于养生之道,创造了养生学,房中术,他聪明过人,不怎么喜欢政治,好游玩打猎,摆弄饭菜,因此成为烹饪师祖,他还帮助仓颉造字,是中华文明的创造者之一。孔子对他推崇备至;庄子、荀子、吕不韦等先秦思想家都有关于彭祖的言论。《庄子·刻意》曾把他作为导引养形之人的代表人物,《楚辞·天问》还说他善于食疗。《史记》等史书也有关于他的记载。道家更把彭祖奉为先驱和奠基人之一,许多道家典籍保存着彭祖养生遗论。

现在有一个问题需要探讨,彭祖封于彭,即彭城所在地。那么,具体是彭城的哪一块地方?史料记载比较笼统,只说篯铿被尧帝封在彭城,或曰大彭,但是大彭究竟何在?是不是就是现在的徐州市区?

根据笔者的研究,彭祖的“首府”应在铜山区的大彭镇,这地方与徐州市区比邻,是最初的封地,而现址的彭城是后来人又选址建设的。这是学界比较一致的看法,并有大彭山、大彭村(或曰大彭集)、大彭沟、彭祖井、彭祖宅、彭祖祠、彭祖庙等为证。

大彭山位于徐州西郊约10多公里,清代改名为义安山,今仍称大彭山。明代嘉靖《徐州志·山川》说:“城西二十五里曰楚王山,五里为大彭山。(大彭山旧注:古大彭氏封于此,故名。山左右,今犹称大彭村。)”《彭城志》:“大彭山在城西三十里,古大彭氏居此,故名。”山下有村落叫大彭村,或曰大彭集。朱浩熙在《彭祖》一书的“大彭山、大彭村考”一节里说:“大彭村在大彭山阴,为大彭国故邑。”

彭祖井也是一个证据。大家都知道彭祖井在徐州有两处,一处在大彭山北大彭村头,另一处原在市内统一北街彭祖宅内。明嘉靖《徐州志》载:彭祖篯铿,尧封之彭城,州城中有故楼、宅及井。先秦的《击壤歌》唱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谁发明了打井?《吕氏春宋绘明刻彭祖观井图秋》《淮南子》均说是“伯益作井”。徐州古代称徐国,就是伯益之子若木建立的。徐人作井,历史可谓久矣。由于徐州城数次被黄水淹没,从地表到地下11米左右有六层文化层,即明、宋、唐、南北朝、汉和战国六个时期,在这些古城遗址中,往往发现分别以石、砖、陶砌成的生活用水井。其实,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井,应该是彭祖井。徐州的彭祖井有两处,一处在统一街彭祖祠内。明嘉靖本《徐州志》记载:彭祖,尧封彭城,“州城中有故楼宅及井”。唐朝皇甫冉的《彭祖井》说:“上公旌节在徐方,旧井莓苔近寝堂”。另一处在大彭村,历史更久远一些,泉清水旺,相传为彭祖开掘。周围村民世世代代饮用此水,感念彭祖的恩德,立碑以志,上镌“彭祖井”三大字。彭祖井,相传是彭祖所掘。对于徐州上述两处彭祖井,应该是这样的,大彭村的彭祖井,是彭祖封彭时的遗产,他因为生活所需,带人在这里掘了这口井。原统一北街的彭祖井,应该是大彭氏国经济发展以后,彭祖又泽地建城后的作品,或者是大彭国后来的产物,仍以彭祖井名之。

不管怎么说,彭祖封国在大彭山一带的说法是有根据的,可靠的。

 

三、前彭的“彭祖井”怎么回事

 

其实,还有一眼彭祖井,这口井在利国镇的前彭。

利国镇前彭的“彭祖井”怎么回事?

笔者认为,无非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的确是彭祖时期掘的井。彭祖被封大彭氏国,大彭氏国当时有多大?有人说南到长江东到海北起泰山西至商丘,这是明显不对的,这个区域实际上是古代九州之一的徐州的范围。也不像有些人说的只有徐州以西大彭镇那么一点点大,那个弹丸之地不值得让尧帝封一个有功之臣。据相关史书以及殷墟出土的甲骨文的内容综合整理可以得到如下历史记载,大彭国立国达八百余年。夏启即位后,曾命大彭国国君寿平定不服从夏启的地方诸侯叛乱,夏少康时期封大彭国支族于豕韦,另成立豕韦国。大彭国与豕韦国在夏朝时成为东方的强势诸侯,殷商时期,大彭国与豕韦国也曾受商王外壬的命令征讨东夷部落邳、妩,且最终成功将其降伏,开拓了殷商的东方领土。这就说明,大彭氏国并不仅仅局限于那个小小的大彭集村。

这里有两个容易进入的“误区”:一是误把“都城”当封国。现在不少研究者,特别是民间的研究者,一提到古代封国就只限于其国都;二是也有人一见到哪里出土什么东西了,就把那里当做是某某国的国都。这都是不对的。大彭氏国封在现在的徐州市区以西,并不是大彭氏国就只有徐州以西大彭山下大彭集那一小块,在作为“都城”的大彭集以外,还有相当一块地方属于它的疆域。据一些研究者的研究成果,至少现在的安徽萧县的一部分、徐州以东到吕梁、东北到贾汪的大片地区,属于大彭氏国。这就是说,利国镇、特别利国以南基本是在这个范围内。这一带也曾经是徐国的地盘,但是徐国立国时间晚于大彭几十年,况且若木封徐的初期是在古邳,不管是上邳还是下邳,都距离利国较远,这里早期根本不会是徐国的领地,属于大彭氏部落的可能性较大。前彭在利国以南,前彭也应该就是大彭国的辖区。前彭属于大彭国,在前彭有当时的遗迹不足为奇。

第二种可能,是大彭氏后人掘的井,包括大彭国后期以及大彭国失国以后彭祖后裔,他们掘出这口井以后,为了纪念其先祖彭祖而名之“彭祖井”。这种可能不是没有。比如我们徐州远古时期的另一个诸侯国——徐国,徐偃王之季“失国”(之后其子又被周穆王封为徐国国君,徐国复国)后很多人逃到了衢州一带,就是东南沿海,直到舟山群岛等岛屿,其后裔为了纪念徐偃王,在浙江东部的很多地方建了徐偃王庙,很多城池、山岭等都以“徐”字命名,俨然古徐国就在那里。其实不然,徐国是以徐州为中心的古代封国,最兴盛的时候也只有“地方五百里”,处“黄池东”。“黄池”即泡水,从丰县进入沛县,经过老沛城北边流入微山湖。“黄池东”,就是泡水东,当年是没有微山湖的,河道也没有现在的这么直(泡水,或曰泡河,解放后几次整治,曾作为支河航道存在过),古徐国疆域的西北边界应该就是丰沛县以东。又,史料记载:“留,古徐国也。”沛县以东到山东微山县及利国,是古留国的范围,就是张良封留侯的地方。纵横五百里,也不过南到淮河,根本没有发展到江南去,更不会到浙江。彭祖的后裔在那里安家,掘井饮水,造屋居住,生息繁衍,不忘祖宗,以彭祖为自豪,以“彭祖”命名一些物件,是可能的。

第三种可能,是大彭国失国以后,彭氏人有一部分来到前彭等地生活,在这里留下了一些遗迹,包括古井,即“彭祖井”。

大彭国曾经是东方较强大的封国,随着她与豕韦国在东方势力不断地膨胀,似乎威胁到了殷商王朝的统治,引起殷商王朝的担忧,但由于其内部纷扰而无暇东顾,直到殷武丁即位,成为殷商的中兴之主,殷商国力日益强盛并开始东征西讨。武丁首先征讨了西北的少数民族部落,其中就有与大彭国曾有联姻关系的鬼方部落,之后又开始废除不服从王室的诸侯属国,于是当时盘踞东方的大彭国与逐韦国成为了武丁的主要进攻对象。在武丁的殷商军队打击下,大彭国、逐韦国先后被灭。《国语·郑语》有记载“大彭、豕韦为商所灭矣”。《竹书纪年》:“(武丁)四十三年,王师灭大彭。”商武丁年间,大彭氏国被灭,为躲避追杀,彭氏族人被迫举家迁徙,四处逃难,流落异乡,散落世界各地。据有关资料称,大彭国灭亡后,一部分人南渡长江进入江西的鄱阳湖(古称彭蠡)以及赣江上游的桃江一带,一部分从和县迁到浙江临安东南的天柱山峰下,一部分向西南到了河南的鲁山县东南,成为楚国臣民,还有一部分到达陕西白水县的彭衙堡,一部分去了甘肃庆阳县西南的彭原,一部分迁到湖北南河一带,一部分到了四川的彭山县。到了四川彭山县的人数不会太多,但是这部分人很有能量,在那里做了很大的动静,建立了“流亡政府”,以至于使现在有些人产生彭山县是大彭氏国的误解。现在的利国镇一带,当时是大彭国比较偏远的角落,有些人留居此地或者逃到此地都是可能的。加之,钱铿彭祖的四弟求言的偪阳国在其东北,与大彭国相近,大彭国灭后彭氏有一部分人往那里逃遁极有可能,这些人依仗着地理偏僻,又毗邻偪阳国,于是生存下来。那里是较高的亢旱地区,吃水困难,淘井吃水是非常正常的。

 

四、从铜的开采看大彭氏国当时管辖至此的可能性

 

上面说了三种可能性,实际上联系起来看,就是一种可能,即:利国镇前彭一带是大彭国“遗民”——大彭国灭亡时没有逃跑以及从大彭国腹地逃亡于这个“边陲”的人。

笔者这样说是有依据的,上面已经有所列举和涉及,下边主要对其中比较重要的依据青铜器开发制作稍作论述。

有研究者认为,三星堆青铜文明来源于“古徐大彭国”。古徐就是古老的九州之一的徐州,这块土地上的大彭氏国是中华文明史上最古老的封国之一。该研究者说:三星堆“两个祭祀坑中埋藏的青铜人头像、青铜立人、通天神树、神坛、金杖等绝大多数都是西迁彭人携回祖地的古徐人彭国祖庙里的祖神和祭器。”其中,“携回”的“回”字有些含义,因为他认为彭祖出生地应该是四川彭山,所以在用词上他用了“回”字,就是彭人从外地回家来了。咱们不管这方面存在的分歧,单说青铜器,如果三星堆里的许多青铜器确实是大彭国的祖神和祭器,那么这些青铜器是如何制造、其铜材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在经济和科技以及交通等极不发达的远古,所有用品的原材料取材地都不可能太远,包括生活用品,也多是“自产自销”,就地取材,就地消费。天子可以征召全国,而诸侯国就没有这个可能。这从徐州汉墓的出去文物也可以看出来。有些墓门塞石石质特殊,一些石棺等物也不像本地石料,过去有人说是从外地运来的,后来在云龙山下发现了汉代石坑,即采石场和制作坊,还有一些未完工的石制品,谜底揭开了,原来那些被看做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的大家伙并不是外地的,而是地道的本地货。

大彭氏国的青铜器,其原材料也基本可以断定是本地的,它出自铜山。这个“铜山”是山的名字,也称铜山岛,因为明代这里渐渐成为湖泊,铜山处在湖水里,故铜山就变成了岛,在现在的徐州市铜山区利国镇西部,原来的铜山县就是因此铜山而命名。铜山有铜,而且是历史上开采最早的铜矿,后来“铜山无铜”了,不能证明历史上没有铜,就像徐州的煤矿,过去遍地皆是,现在已经寥寥无几,若干年后一个也不存在,但是不能说徐州地下没有煤。铜山有铜,这是历史事实,即使现在,铜山岛一带的地下还不时发现铜矿的遗留物和铜矿石的化合物。

青铜是人类最早发现和利用的资源。青铜器的制造大大促进了中国古代文明的发展,也给军事带来了历史性的变革。谁有了青铜的资源,掌握了青铜的系列技术,在冷兵器时代谁就有了制造先进武器的可能。历史上传说的铸剑故事,大都是在东部地区,在“古徐”这个所谓的“东夷”之地。大家都知道的黄帝战蚩尤,黄帝那么大的兵力,还联合了炎帝,两大集团去攻打蚩尤部落,却“九战九不胜”,“三百而战,而功用未成”。为什么?其中一个原因是,蚩尤的青铜兵器厉害。史料记载,“黄帝采首山之铜,铸鼎于荆山下。”今徐州仍有荆山,其山下有诸多遗迹, 这些遗迹里现在尚未考证出有或没有铸铜的痕迹,但是笔者推测,这里应该就是黄帝铸鼎的“荆山下”。而“首山”何在?历史上的许多地名,现在早已不复存在了,亦难以考证。可是,笔者不得不说,铜山可能就是历史上的首山。“首”,有首要和头领的意思,也有独立于群体的含义。铜山出铜,这在当时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时人把它叫做首山,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后人根据它有铜矿而称其为铜山,这是通俗的叫法,久而久之便没有人知道这就是首山了。蚩尤是东方战神,他的活动区域就在今徐州以及山东一带地方。据说他是西亚人,“高鼻深目,金发碧眼”。而西亚地区青铜技术开发比华夏早,蚩尤来到东夷“古徐”以后,找到了铜矿,制造青铜器,使其有了争夺天下的底气。黄帝使用青铜器比蚩尤晚一些时间,所以先前总是不能取胜。后来,黄帝抢占了东部的一些地方,包括铜山这个宝地,也效法蚩尤采铜造枪刀剑戟,打了一个大仗,这就是涿鹿之战。黄帝联合炎帝在涿鹿,也就是徐州,终于打败了蚩尤。

又考证,掌握青铜兵器冶铸技术属于“火正祝融”的职责。“火正”是当时的官职名,即主管火的官员,这是远古时代最重要的官员之一。而彭祖的祖父辈即是火正,火正祝融吴囬之孙昆吾“善冶”,精通冶炼技术,他与其堂兄弟彭祖联手,开采铜山之铜,制造大彭国的祭器和祖神。而其地点也应该是铜山一带。

如果这个推论可以成立,利国镇一带属于大彭氏国便不成问题。

前彭在利国镇南,更靠近古彭城,前彭属于大彭国范围也就不是问题。

前彭属于大彭国,这里遗留有“彭祖井”等那时的遗迹也便不足为奇。

彭祖以及大彭氏国的研究是个长久的课题,许多问题还有待考察和论证,有待对史料的深挖和细找,也有待地下文物的进一步发掘,笔者的推论还很不成体系。然而,笔者愿意为专家学者们提供新的研究思路和线索,以求在这个研究领域有新的突破。

 

(本篇系与王振君合作)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