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博览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博览

1988年徐州大旱农村经济稳定发展实录

编辑日期:2018-12-10 11:02:53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1988年徐州大旱农村经济稳定发展实录
王大勤
 
1988年,我市遇到了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旱灾。而对严重的旱情,市委、市政府及时分析形势,研究对策,当好群众的“主心骨”,在全市范围内掀起了“天大旱,人大干”,“千里百担一亩苗”的抗旱抢种抗旱保苗热潮,硬是用意志和汗水把灾害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同时采取“粮油损失棉菜补,农业损失多种经营和工副业补”等多种措施,从而确保了农村经济的全面稳定发展。当年全市粮食虽然减产6亿斤,但棉花却增产27万担,多种经营产值增长11%,乡镇企业产值增长43%,农民人均收入增长26%。大灾之年能够做到收入增加、人心稳定,这是很不容易的。那时,我作为市政府分管农业的副秘书长,自始至终经历了抗灾斗争的全过程。从那时到现在一晃30年过去了,本人虽然从年轻力壮的中年变成了年逾古稀的老人,但那场惊心动魄的抗旱斗争场景却依然历历在目,清晰可见。
一、罕见的干旱,给全市完成夏种任务带来了严峻的挑战。1988年我市遇到的干旱之所以称之为“罕见”,主要是因为它具有以下几个突出的特点:
一是时间长范围广。全市从山区到平原,从西部到东部,普遍是春旱接夏旱,夏旱接秋旱,全年平均降雨量500.6毫米,仅为常年的60%。其中,丰县年降雨量为375毫米,为常年的47%,沛县年降雨量为408毫米,为常年的51%。全市934.7万亩耕地,受旱面积758万亩,成灾面积525万亩。
二是气温高蒸发量大。整个夏季平均气温26.7 度,比常年高0.5度。特别是6月下旬至7月上旬,全市到处烈日炎炎,热浪滚滚,出现了连续18天平均气温高达35度以上的高温天气,地表温度达到60度以上。由于气温高,蒸发量大,大部分河湖、水库干涸,稻田龟裂,地下水位急剧下降。铜山县40座中小型水库,有30座见底。邳县4500眼机井,只有800眼有水。睢宁县有51个村庄人畜饮水困难。丰县、沛县一些高亢地区,地下水位普遍下降5-7米。
三是干旱恰逢抢种的关键时期。从5月中旬至7月上旬的近两个月时间内,绝大多数地区滴雨未落,墒情越来越差,秋熟作物“种不下,出不来,保不住”成为全市农村遇到的共同难题。群众说这种干旱是“卡脖子旱”、“要命的旱。”
鉴于上述旱情,整个夏种直接受到严重影响。到620日,全市还有25%的玉米、20%的大豆和35%的水稻尚未播种和栽插,一些高亢地区甚至还是满眼的白茬地。在已播种的旱作物中有14万亩濒于干死,已栽插的水稻也有20万干梢、6万亩接近干死。群众形容说:“棉苗想死不想活,玉米苗赖看不着,花生叶枯难结果,稻秧一点就着火。”
二、发挥政治优势,以“人定胜”的精神把干部群众的思想引导到抗旱夺丰收上来。市委、市政府领导在调查研究中发现,面对严重的旱情,干部群众中的各种思想问题逐渐暴露出来,有的麻痹侥幸、靠天等雨,有的消极畏难、依赖上级支援,有的则灰心丧气、悲观厌战。市委、市政府讨论认为,这些思想问题不解决,抗旱斗争就很难开展起来,必须从以下三个方面尽快统一大家的思想认识。
第一,大灾之年保住农业,既是个经济问题,更是个政治问题,抓抗灾斗争,实质打的是政治仗。道理很简单,农业是我们徐州的一大优势,丢掉了这个优势,农民就要饿肚子,居民就会空蓝子,工业就得收摊子,社会就会出乱子。
第二,大灾之年保住农业,最根本的是要靠自己的力量,等是等不来的,靠是靠不住的,等靠要是没有出路的。
第三,大灾之年保住农业,人的主观能动性和精神力量是不可低估的,有了人的积极性,就会出智慧、出力量、出办法。
为了把市委、市政府的这些指导思想灌输到干部群众中去,市县除通过旱情分析会、抗旱抢种电话会和现场观摩会等,讲清抗则收,不抗则丢的道理外,还利用报纸、广播、电视、简报、文艺节目等多种形式,进行大张旗鼓地宣传,从而形成了强大的舆论优势,较好地增强了干部群众抗旱抢种的紧迫感和主观能动性,很快掀起了第一个抗旱抢种的热潮。各级翻水站开足马力,日夜不停地翻水调水,一部分高亢地区则组织群众肩挑、人抬、车子拉,带水点播,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全市抢种秋熟作物300多万亩。
6月下旬至7月上旬,旱情急剧发展,有些种下去的作物出现了枯萎甚至死苗的情况,有些地方人畜吃水也发生了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有的感到“花了钱,投了工,最后还是一场空”,抗旱抢种的决心有所动摇。针对这种情况,各地认真总结前段的抗旱成果,宣扬抗旱成绩突出的单位和个人,同时大讲省委、省政府及兄弟市县对我们的关怀和支持,进一步激励斗志、振奋精神。思想问题解决了,精神振奋了,劲头和办法也出来了,河里的水抽完了,就挖河下河;塘里的水用干了,就开塘下塘,井里的水变少了,就及时淘井洗井,地下水位高的地方还打了许多手压井和轻型井。就这样,一个男女老少齐参战,盆盆罐罐一起上,车水马龙忙抗旱抢种的新热潮再次掀起来。据不完全统计,抗旱期间全市共完成河道清淤55万土方,维修配套抽水机械2500台套,新打和配套机井7466眼,新增手压井和轻型井20多万眼,提取地下水3亿立方米。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许多基层干部头顶一块塑料布,身铺一把麦草,坚守在水源地和抽水机旁,随时调度和指挥。广大群众更是不分昼夜一担一担地挑,一瓢一瓢地浇,一棵一棵地救,不少农户为了保住苗子先生浇了五、六遍水。据统计,全市投入抗旱抢种、抗旱保苗的人数多达400万人。
三、适时搞好产业结构调整,狠抓增产增收措施的落实。为了把灾害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全市上下层层制定产业结构调整计划,积极落实补救和增收措施。
在种植业上,主要抓“两保、两扩、一调整”。“两保”,就是保水稻面积和旱作物秧苗。通过集中供电、集中供水等办法,全市共栽插水稻201万亩,大旱之年不仅面积没有减少,反而比上年有所扩大,旱作物秧苗也保住了450多万亩。“两扩”,就是护大棉花和蔬菜,全市两项作物面积分别扩大32.6万亩和20万亩。铜山县棠张镇通过扩种棉经作物实现了万亩棉、万亩油、万亩菜和万亩桑,大灾之年做到了粮钱双增收。“一调整”,就是调种和扩种生育期短的晚秋作物,全市共调种山芋、绿豆、胡萝卜130多万亩。712日,普降喜雨后,不少农户还把家前园后的十边地和场面利用起,种上了瓜菜和晚秋作物,为以秋补夏、以经补粮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俗话说,天无绝之路,当年秋季阳光充沛,气温较高,霜期推迟,大面积晚秋作物长势喜人。10月底,我随孙龙副市长到丰县了解情况,县委书记朱继荣同志把我们带到田头看那些后期抢种的晚玉米、晚大豆和晚山芋,所到之处,玉米棵高棒子多,大豆枝繁结满角,山芋块大抱成窝,满眼的好庄稼,令人兴奋不己。
在多种经营和工副业生产上,普遍按照当年发展当年见效的原则,大搞家庭养殖、种植和户办、联户办小作坊、小加工。统计数字显示,1988年年末全市大牲畜栏存增加2.35万头,猪增加5.12万头,羊增加53.85万只,免增加12.14万只,禽增加590.41万羽。邳县把发展多种经营作为抗灾增收的突破口来抓,全县涌现出养殖专业村236个,养殖专业户7900多户。这个县的河沟乡通过大力发展蚕桑和禽、兔、鱼、貂等,多种经营产值比上年增长2.1倍,仅蚕桑一项人均收入200元。新沂县以羽绒加工促进水禽发展,鹅鸭数量由上年的几万只猛增到百万只以上。睢宁县睢城乡利用靠近县城的优势,大力发展家庭小企业,群众形容说:“家家办工厂,户户机器响,女的做会计,男的当厂长”,全乡当年的工副业产值达到4384万元,比上年增长1.3倍。沛县河口乡黄庄村把70%的劳动力转移到发展多种经营和村办企业上来,仅村办皮鞋厂年产值就达1000多万元。
四、切实加强领导,组织各行各业为抗灾夺丰收做好支农服务工作。市、县党委、政府始终把抗灾夺丰收作为农村工作的中心任务来抓,并把它作为考核各级各部门政绩的重要内容。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的负责同志,不断深入受灾严重的乡村进行调查研究,并多次召开联席会议,制定抗灾自救措施,指导全市的抗灾斗争。同时还组织7个工作组,分赴六县一郊进行具体指导。市委书记郑良玉、市长许仲林、副市长孙龙和市政府顾问蔡崇明等,还亲赴南京和淮阴回报灾情,通报情况,积极争取省委、省政府、省有关部门及相关市的支持。顾秀莲省长和凌启鸿副省长在听取回报后提出五条意见:一是动用抗灾柴油,重点支持徐州;二是加大翻水量,水利部门要确保把水送到徐州;三是供电部门要增加抗旱用电,而且要先用电后付钱;四是省各相关部门要下去检查,了解灾情,同时要向上跑,要电、要肥、要油;五是徐州要抢时效,保面积,保全省的粮食,同时要保航运,不能影响北煤南运。622日,常务副省长陈焕友到丰、沛等地查看灾情,在充分肯定徐州抗灾夺丰收做法的同时,强调要全力翻水调水,协调好上下游之间的关系,对淮阴用水要适当控制,对徐州用电要适当照顾。当场还应许给徐州增拨柴油1000吨、化肥2000吨、抗旱和救灾资金100万元,其中30万元用于贫困户购买种苗。为了协调好徐州与淮阴的用水关系,许仲林市长带领孙龙副市长和我一起赶赴淮阴登门通报灾情,要求向徐州多送些江水以应急。在省政府副秘书长陈根兴的协调下,徐淮两市达成了一定的谅解与默契,为更好地抗灾夺丰收创造了条件。
各县、乡党委、政府也都采取分线作战和划片包干的办法,把抗灾夺丰收的任务落实到人头。丰县县委主要负责同志在抗旱抢种的关键时刻,五下王沟(乡)、三下顺河(乡),40天跑遍了25个乡镇,深入120多个村庄查看灾情,指导抗旱抢种。各级党委、政府还协调相关部门和企业做到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物出物、有技术出技术,齐心协力共渡难关。据统计,市县财政共投入抗旱资金500多万元,企业、部门和农民自筹抗旱资金7000多万元。在抗旱最紧张的时刻,市区停掉了一批工厂,每天向农村让电130多万度。水利部门从骆马湖、洪泽湖调水10.2亿立方米,比上年增加3亿多立方米,市县管理的34座翻水站多级翻水调水33.2亿立方米。丰县通过多级翻水,第一次用上了长江水,使9个乡镇的8万多亩农田得到了有效灌溉,大旱之年夺得了较好收成。农机、供销、农业等部门,全力调拨油料、化肥、农药、种苗,并组织送货下乡,送技术下乡。据不完全统计,全市投入抗旱柴油3000多吨,用电量增加17505万度,化肥施用量增加81883吨。总之,上上下下基本做到了一切服从于抗旱,一切服务于抗旱。群众高兴地说:“大旱之年,上级对我们的支援最大,想的办法最多,服务最周到。”
五、几个与抗旱有关的小插曲,令我难以忘怀。这里,主要说四个小故事:
1、反映徐州严重旱情的三句经典语言,原创者竟是一位60多岁的农村老太婆。丰县王沟乡真高43.7米,是我市地势最高一个乡,也是旱情最重的乡镇之一。有一次我陪孙龙副市长到那里了解灾情,当看到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妇正在头顶烈日,一碗水一碗水去浇那些奄奄一息的棉苗时,便前去寻问情况。老太婆指着滚汤的干沙土说:“这么干的土实在种不去种子,就是种下种子也出不来苗子,即便出来了苗子也保不住啊!”我当即把她的话记在了本子上。回到徐州在为领导撰写抗旱抢种讲话稿时,便将老太婆的三句话浓缩成“种不下,出不来,保不住”九个字。后来这三句话九个字一再出现在有关抗旱抢种的材料和领导讲话之中,就是省政府和省有关部门的领导只要一说到徐州的旱灾,也会用这三句话九个字来概括。有人说这三句话九个字是王大勤的精典之作,其实原创却是王沟乡的一位老农民。这件事让我进一步懂得了实践出真知,高手在民间的道理。
2、汽车底下着火,险些酿成大祸。抗旱抢种期间,我曾多次带领导市有关部门的同志去南京,向省计委、经委、财政厅、农林厅、民政厅、供销社等领导机关汇报灾情,争取资金和物资支持。有一次我与市民政局的同志一起去南京,因为沿途公路被群众当作了打麦场,所以汽车只能在厚厚的麦草上行驶。进入安徽五河县境内时,忽见迎面跑来几位农民呼叫“停车”,我们下车后,才发现车轴缠绕的麦草已经着起火来,而且大有漫延之势,幸亏周围群众从就近的坑塘里取水,七手八脚地将火焰扑灭,不然火苗一旦接近油箱,极有可能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当我们向前来帮忙的群众道谢,并要付给一定报酬时,却被他们断然拒绝了。这群纯朴善良见义勇为的农民兄弟,是多可亲可敬,令人难忘啊!
3、我把张副市长带丢了,这该作如何交待?大旱的1988年,淮阴市同样旱情严重,但作为南水北调的上游却可先于徐州用上江水。为了帮助徐州更好地抗旱抢种,省政府要求淮阴派人到徐州实地察看灾情,并发扬风格,尽可能多地将江水调给徐州应急。当时淮阴来了一位张姓副市长(名字记不清了),由孙龙副市长和我陪同到丰县察看。丰县人民那种“天大旱,人大干”的抗灾精神令张副市深受感动,表示回去以后立即向市委、市政府汇报,尽力给徐州多让出一些抗旱水源。因为孙龙副市长还要在丰县召开一个抗旱抢种座谈会,便派我带领张副市长回徐州吃午饭,而后经睢宁送出徐州境。按照约定,我坐一辆车在前面带路,张副市长的车子则紧随其后。一路上,我和司机不时回头观看,生怕将张副市长的车子带丢了。可是进入徐州市区后,车辆渐多,而且要等红灯,当我坐的车子到达中山饭店准备陪同张副市长共进午餐时,这才发现后面的车子没有跟上,于是便急忙调头去找,但找来找去却没能找到。领导叫我给张副市长带路,我却把人带丢了,这该如何交待?因为当时没有通讯工具,既无法向领导回报,也无法向张副市长道歉,心里十分郁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在省政府召开的一个次会议上,我又见到了那位张副市长,当说起为他带路的事并表示歉意时,张副市长却说,这不是你的责任,而是我有意走了另一条道路,直接返回淮阴了。因为你们抗旱抢种已经忙得焦头烂额,怎么能再让你们招待,增添麻烦呢?这时我才明白真相,顿时如释重负。
4、辽宁气功大师要为徐州呼风唤雨,但他却来晚了一步。712日,徐州普降一场喜雨,解除了旱情。可是714日竟有一位自称辽宁的气功大师来到市政府传达室,要求见分管农业的领导。因为孙龙副市长不在办公室,所以我便前去接待。大师见到我急忙从包里掏出一本由某单位颁发的气功大师证书,并说5月份他曾在辽宁本地发功,致使降了一场大雨,解除了旱情。近来从广播里听说徐州严重干旱,特地赶来帮助解除一方之难。说实话,我压根就不相信气功大师能够呼风唤雨的神话,于是便说:“大师先生,谢谢你的好意,可惜你来晚了一步,前天我们这儿刚下过一场大雨,旱情已经解除。如果以后再遇到干旱,一定请你前来帮助,但却未让他留下联系方式。大师见我说话冷淡,便自请告辞了。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