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史海沉钩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史海沉钩

新四军老战士许炳新的回忆录

编辑日期:2020-4-2 14:30:37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我父亲许朝佑1927年到武汉参加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习,回来后投身农民协会的组织和联络工作,开启了革命的一生。在父亲的影响和引领下,我后来也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父子寻部队被捕入狱

1928年,父亲加入六安游击队。不久,游击队改编为红色赤卫队,父亲担任队长。1931年组建红25军时,父亲将赤卫队带入73218团,并担任三营营长,后调任边区政府工作。

1934年冬天,父亲随红军长征,在西康负伤。19366月,他随部分红军和伤员回到大别山地区,再次负伤。养伤期间,得知我母亲已病逝,便返回家乡料理后事。不料他早就成为当地国民党反动政府通缉的“共匪”要犯。

得知这一情况后,父亲不敢在家停留,将年幼的弟弟托付给他人,便带着我寻找部队。由于山里面的红军游击队没有固定营地,无法找到。1936年秋,经党组织介绍,父亲和我从安徽寿县启程前往巢湖投奔孙中德的游击队伍,途中以卖皇历为掩护。

结果路上出现了意外。走到董家岗子时,被国民党独立五旅以红军探子的名义在卡口逮捕。审讯中,不管父亲怎样解释,对方认定就是红军探子,并且说父亲在红军里一定担任着重要的职务。接着就开始了严刑拷打,父亲被打得遍体鳞伤,敌人用香火烧,用烙铁往两肋烙,用老虎凳子,用竹签子往手指甲里扎……用尽了酷刑,逼着让交代党组织的情况。父亲悄悄叮嘱我“不管怎样打,都不能说出真实身份,更不能说出党组织的相关内容”。结果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信息,便将父子俩关押起来。过了十几天时间,国民党部队要开拔了,就把我们押往合肥监狱。

在监狱里被关了两年多时间。其间父亲也没有停止活动,悄悄与几个共产党员狱友商议,等出狱后要组建游击队伍。在他们商议期间,我就在旁边悄悄放哨,如果来了狱警我就及时通风报信。因为我是孩子,在监狱里相对自由些。

1937年冬天,一群飞机从监狱上空飞过,接着就听到附近轰炸声,浓烟滚滚。作为职业军人的父亲很敏感,他说这声音没有规律,好像全城都被炸了,看来日本人真的要侵占中国了。

19384月,在日本鬼子侵占合肥前的几天,国民党部队准备撤退了,无暇顾及监狱里的犯人,恰逢国共合作期间,于是弃城之前将监狱里的所有在押犯人全部释放出来。出狱后,父亲与几个共产党员狱友一起去约定的地方组建游击队伍,将我托付在狱友李太常家。

独立领任务遭遇风险

1938年底的一天早晨,村庄还在沉睡。营部文书早起锻炼身体,他到河边划船过河在村外的小路上跑步时,突然发现田地里埋伏了大批的日军。他赶快跑回营地向政委胡寅初汇报。政委立刻组织部队突围。营长赵干臣却不同意,说要给小鬼子干一场,让鬼子尝尝我们的厉害。政委焦急地说:“赶快撤吧!不然来不及了。”这时前面的哨兵已与日军打了起来。日军这次偷袭显然是有备而来,必须立刻撤退。由于我父亲的一连和营部都住在一起,已经知道情况了。政委胡寅初让我赶快去二连和三连送信,通知他们立刻转移,我第一次独自接到命令后,即刻出发。

我飞快地向二连驻地跑去,连长赵直夫听到命令后严肃地说:“马上撤退!”我看着他们跑到了河边,向北岸游去。我又向三连驻地跑去。三连当时住在中派河村子边的古庙里,他们正在吃早饭,指导员听到撤退的命令后将信将疑。这时外围警戒的枪响了,他们马上乱作一团,这时三连长如梦初醒,高声喊叫着快撤。我向大门外跑去,刚出大门,敌人的机枪子弹就从我身边打过。我一愣神,发现后面没有人跟我出来,回头看时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原来都从后门走了。由于我对地形不熟,就沿着大门前面的路向东面奔跑,又一梭子弹从身后打过来,将身旁一根柱子打断了。

当我跑到河边,撤退的队伍已经把船划到了对面,这里已经没有船了。我不会游泳,于是顺着河沿,弓着腰拼命地往东面跑,跑了一会,前面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我十分焦急,凭着感觉,还是选择继续向东跑,一口气又向前跑了几里路才停了下来。已是正午时分。我这才想起还没吃一口东西,赶紧捧起河水喝了一肚子。接着坚定地向东面走去。路上遇见一个放鹅的老太太,问她是否看到了新四军的队伍。老太太说前面的村子有很多人,不知是不是要找的队伍,于是我又向前面跑了一阵。

当我找到一连时,他们已经吃饭了,父亲正在焦急地等待着我,马上给我拿来一碗饭让我吃。这次日寇偷袭没有成功我们都成功转移,三个连队无一人伤亡。在全体人员大会上,胡政委说:“这次突围通信员许炳新立了大功,在大家慌忙撤退的时候,他迎着敌人去送信,勇敢的完成了任务,使我们安全撤退无一伤亡,他的英勇值得全营战士们学习。”这时旁边的几个战士将我举了起来,抛向空中,顿时掌声雷动,一片欢呼。

服务叶军长终生难忘

193956日,叶挺一行到东汤池。记得第一次见到叶挺军长是在第四支队九团三营全体官兵欢迎仪式上。当时,我作为营部通信员跟随营长迎接叶挺军长。叶挺和蔼可亲,和营部的人一一握手,我受宠若惊,心想这么大的官,怎么如此平易近人。

叶挺军长在东汤池给全营作了一次报告。他讲话很有水平,我听后特别敬佩,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机会聆听教诲。真是心想事成。第二天赵营长找我谈话说:“小许,这回军长一行来我们这里工作,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他们需要一个勤务兵。营部考虑你政治上可靠,经研究决定安排你专门为叶挺军长服务,希望你机灵点,把首长服务好。”

在服务叶挺期间,军长对我这个“小鬼”也是厚爱有加,经常找我谈谈心、拉拉家常,有时还教我认识字。

83日,叶挺一行从东汤池启程返回司令部。我营抽了一个连由王副营长带队奉命护送叶挺军长回四支队司令部舒城东港冲,我因是勤务兵也必须跟着去。中途休息时,叶挺问王副营长:“小许这孩子长得挺讨人喜欢的,蛮机灵的。我要是把他带走你们舍得吗?”

王副营长回答:“军长要我们还有什么不舍得的。”

“他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小的年龄就出来当兵了。”王副营长简单介绍了我的情况。叶军长走到我跟前拍了拍我的肩头说:“小鬼,部队里的生活习惯吗?”

我笑了笑说:“报告首长,我是老兵,一切都习惯了。”叶军长听后哈哈大笑:“好一个老兵呀!愿意跟我走吗?”

我说:“服从命令,不知我父亲是否同意。”

叶挺看了看我又说:“好,以后我再来江北你还给我干内务好吗?”

“服从命令。”我响亮回答。

到达目的地与军长依依惜别,只是从此再也没有见面。

撤退快活岭身负重伤

1940年初,我所在的新四军第四支队奉命东进到定远县的藕塘地区活动。全椒县复兴集是我营的驻地,这个地方一度成为敌占区,斗争形势十分复杂,在那里和敌人反反复复争夺了很多次。总之,我们决不能失去这块战略要地。我们的口号是:“誓死保卫复兴集!”“保卫江北指挥部!”

19401028日,国民党138师、游击10纵及驻定远、滁县的日军力量,对新四军津浦路西根据地实施夹击。我营七连和敌人率先接上了火。杀声四起。混战中,我看到七连连长李远手里抱着一挺轻机枪,不停地扫射敌人,还高喊着让大家赶快撤。敌人越打越多,寡不敌众。我营仅剩下的几十个战士,只好向快活岭撤退。我跟在刘营长的后面,保护着他撤退,边回过头来阻击敌人。等到从村里撤到村外,沿着山坡往上撤时,没想到这时山上已经埋伏了大批的日军。

突然,我被后面的日军子弹打中了头部,顿时失去知觉……后来,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听到团长詹化雨的声音。我想喊人,可是舌头不听使唤,但我的吼声还是被团长听到了。有战友把我扶起来,眼睛已看不清楚,朦胧中刚跟着跑了几步,就一头栽倒在稻田里。昏迷的我被抬到了团部医疗所,由于伤势太重,第二天被转送师部医院。

几个月后我的伤奇迹般的好了,即将痊愈的时候,回到了师卫生院二分所,在那里见到了我营几个负伤的战士,听说七连近150人,只有许司务长带的七八个战士生还。

那一仗真是太惨烈了!部队被打散了,我与父亲从此就分开了,直到1967年父子才得以团聚。

1941年初,我的伤痊愈后有幸被调往徐海东特务连。一直服务到1945年,徐海东去大连疗养。接着被分到鲁南俘虏军官教导营担任排长。由于成绩突出荣立了三等功,并被选送至抗日军政大学四分校学习,在第八期学员中担任区队长。1947年改为华东军政大学,任党支部委员。

淮海战场勇敢捉“舌头”

1948年秋天,我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被任命为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1749团侦察通信连副连长。

到连队以后,很快我军开始向敌人发动全面反攻,这也是淮海战役最关键、最紧张的时候。侦通连的主要任务是收集敌人的军事情报,给上级首长提供敌人的具体部署,是首长指挥判断的重要依据。我到任不久,师的一个侦察参谋就找我要敌人的防御情报,我于是带上他去找连长张策,没想到张策也不知道敌人的情况。见此情况,我毫不犹豫地说:“我们先到敌人的前沿阵地上去侦察一下,看看能掌握他们的什么情况吧,最好能抓个‘舌头’给首长送去,现场一问不就把敌情摸清楚了吗?”张连长点头同意了。于是,我挑了个比较精干的侦察兵,同时带着师侦察参谋,一行三人便奔向敌人阵地去了。

到了敌人前沿阵地,先在外围侦察了一下,发现只有一个哨兵。在哨兵的后面约1000米没有发现敌人,这可是一个抓“舌头”的好机会。于是说:“先进战壕里摸一摸,看看交通沟是否能通到哨兵的后面。”经过几个迂回,来到了敌人的前沿防御交通沟的后面。由于天寒地冻,敌方哨兵将棉帽的耳朵放了下来,两手揣到袖筒里,缩着脖子,枪背在肩上,一边来回晃动着。于是决定把他带回去再说。

我从左后面的交通沟匍匐前进,小心翼翼地向哨兵靠近,距离还有5米左右时,心跳加快,怕被发现,大气都不敢出,瞪大两眼始终目视哨兵动向,身子继续慢慢靠近。此时,师侦察参谋带着侦察兵,从右边迂回过来,两边同时向哨兵靠近。当我接近约2米时,哨兵突然有所发觉,马上去摸枪,拇指已预压扳机,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跃而起,猛地将哨兵扑倒,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压在身下,并用手枪顶住他的脑袋,低声说:“不老实就打死你!”接着把他的双手捆住。我吩咐“立刻撤退”。可是,俘虏躺在地上不愿跟着走。我说:“我们优待俘虏,你要不配合我现在就毙了你。”我边说边将哨兵抓起来,押着快速离开敌阵地。大约跑了几百米的时候,村里的敌人追了出来,朝着我们撤退的方向不断放枪。我们一口气连拉带扯进了我们的防区,圆满完成了侦察任务。

194929日,按照中央军委的统一编制,原17师改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71师,我49团改为211团,我被调到24连担任渡江第一梯队突击连副连长,这个连是我师的第一突击连。

带领突击连打过长江

49日至10日,参战的连排干部反复在江边察看地形。10日夜间,船只集中隐藏到江堤内侧的待渡点。41119时,参战部队全部到达待渡位置,一切准备就绪。1930分,船只翻堤入江到起渡点。21时部队登船完毕,各船均由部队培训的水手驾驶。我带领四连二排战士参战,协同六连偷渡夹江攻打太阳洲。2115分,在炮火的掩护下,驾船直奔太阳洲。由于动作迅速且是偷袭,直到我们靠近对岸大约四五十米的距离时,敌人才发现我们,开始疯狂开火,企图阻止前进。战士们一边还击一边迅速攻上了太阳洲。翌日4时许全歼守敌850余人。这算是渡江战役的第一仗。

42018时左右,我军开始用大炮向对岸的江防前沿猛轰,敌军也向我方拼命打炮抵抗。

20时首长下达命令,同时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的电报,要求每一个突击队员都能听到,战士们口口相传。

2115分,随着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我军炮火开始怒吼,211团作为先头部队4个连冲在最前面,当船离对岸不到200米的时候,敌人发现了我们,霎时间,各种轻重武器一齐向我突击队疯狂打来。在这紧要关头,偷渡改为强渡。在离南岸100米左右的时候,敌人集中火力向我突击连射击,企图把我突击部队压制在水面上。战士们毫不畏惧继续前进,结果小船受阻,因敌人在江边水下布设了多层铁丝网和木桩,小船无法靠岸,我高声命令战士们下水、抢滩登陆。战士们半截身子在水里,一边向敌人开枪,一边向岸上冲击。此时是2130分左右,突击部队登陆,我立刻让通信员小王发了四颗信号弹,向上级汇报已经成功登陆。接着,与兄弟部队一同向敌人纵深攻击,边打边追。

忆峥嵘岁月无限感慨

在我10余年的战争生涯中,经历了大小战斗百余次,故也留下了一些永远难忘的记忆。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把这些镜头记录下来,既是对过去战斗经历的纪念,更是对在革命战争中无数流血牺牲的先烈们的深切缅怀。历史不会忘记他们,国家不会忘记他们,人民不会忘记他们。活着的人们要深知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所以要加倍珍惜!更要为建设美丽家园,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不懈努力!

(讲述人:许炳新,安徽六安人,1923年出生,1938年参军,共产党员,六级伤残军人。工作期间,荣立二等、三等功各1次、四等功4次。荣获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纪念章各1枚,荣获“八一”奖章、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奖章各1枚,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70周年纪念章各1枚。淮海战役时任侦通连副连长,渡江战役时任突击连副连长,1953年任空军第四航校飞行大队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大尉军衔。1958年转业,1980年离休后定居徐州,享受地市级待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