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风物览胜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风物览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物览胜

黄河故道与黄楼、牌楼

编辑日期:2008-1-9 0:00:00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3807 次

    

 

文·夏凯晨 

    一座城市需要一条灵动的河,这条河就是城市的血液,城市有了河水的流动便有了神采。徐州就有一条河——故黄河,她像少女的曲线,舒缓地从城市中流过。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发源于我国西北高原。这条古老的河流在宋代至清代流经徐州,直到清咸丰五年(1855)才改道山东入大海。这样算来,黄河在徐州流经了600多年。淮海儿女在享用黄河带来的恩泽时,也饱受其灾难。
    黄河自清代改道后,河道缩小,水量不大,成为一条支河。保存在城中的故黄河由西向东,经坝子街折向东南,呈“S”型,全长约10公里。今日的故黄河之水来源于运河,水质清澈,犹如系在少女脖颈上的一条绿色项链,已成为一条景观河、文化河,清清的河水滋润着市民的心田。
古老的黄河,流传着古老的故事,遗留着众多的古迹。如果从西说起,沿河两岸就有楚王山汉墓群、护城大堤、夹河洲、洪福寺、牌楼、黄楼、镇河铁牛、张良墓道碑、百步洪、显红岛等。早在元代,蒙古族诗人萨都刺的《彭城杂咏》描写了黄河两岸的美丽风光:


城下黄河去不回,四山依旧翠屏开。
无人会得登临意,独上将军戏马台。

雪白杨花拍马头,行人春尽过徐州。
夜深一片楼头月,曾照张家燕子楼。

黄河三面绕孤城,独倚危阑眼倍明。
柳絮飞飞三月暮,楼头犹有卖花声。

歌扇春风噀酒香,舞裙落日动鹅黄。
柳边今夜孤舟发,水远山遥空断肠。


    如今在庆云桥南侧尚保存一道完好的护城石堤,是徐州古时最伟大的工程之一。石堤残高6米余,残长百余米,皆用长近2米、厚0.4米的大条石砌成,连成一道伟岸的石墙,非常壮观。修筑石堤的主要目的是防洪,以保护徐州城的安全。明清时的黄河,经过几百年的淤积,河床不断升高,成为悬河,城卑如釜,汛期到来,河水倒灌城池,直接威胁州城安危。为保住徐州城的安全,自明代就开始修筑大堤,到了清代,康熙皇帝派安徽巡抚靳辅为河道总督治理河患。靳辅多次来徐州考察,在黄河沿线修筑减水坝,又在原有护城石堤上增高加长。但是兴师动众、大规模修建石堤的则是乾隆皇帝,他六下江南,四次到徐州,他说:“南巡之事,莫大于河工。”他对诸官员说:“诸事共同商酌,和衷共济,联为一体,毋稍分畸域各执己见。盖治水非他政务可比,必卓识远虑,明于全局,又不执意见,广咨博采而能应机决策。”他看到石堤断断续续,高高低低,要求“已有者应加帮以培其势,以前所无者应接筑以重其防。”乾隆皇帝还命令将石堤的条石增加到17层。从乾隆皇帝第一次来徐州治河到结束,近30年之久,乾隆皇帝对这项工程比较满意,曾写诗赞道:“南固石堤北土堤,利农护廓备俱齐,今来不藉多筹画,只觉民生益畅兮!”增修加固的石堤可谓固若金汤,徐州从此无水患之忧。2002年春天,在开明街建楼时曾发现一段石堤,皆用大条石砌筑,与庆云桥地面上的石堤相同,基础外侧用杉木栽桩以防水流冲基,在石堤沿线还曾发现铸有“钦工”字样的铁楔子,证明石堤是皇家工程。
    从护城石堤东行数十米,黄河故道南岸是黄楼公园。公园并不大,只能称作园圃,因宋苏轼所建的黄楼而得名。熙宁十年(077)四月,苏轼来徐。七月十七日黄河在澶州(今河南濮阳)曹村决口,八月,水及徐州城下,九月水势猛增,高出城中平地一丈九尺。时任知州的苏轼下决心保住州城和城内民众安全,表示:“吾在是,水决不能败城!”于是,他带领全城官兵奋力抗洪,终于解救了被洪水困了三月之久的州城。为了庆祝抗洪的胜利,他在城墙上建了一座高楼,然后涂上黄土,取“以土胜水”之意,名曰“黄楼”。苏轼建的黄楼一直保存到金代末年,元明之际迁移到城北隅,最后的黄楼位于黄河南岸城内,现已无存。但最为珍贵的是由苏辙撰文、苏轼书写的“黄楼赋碑”保存完好,现移到新建的黄楼内展出。黄楼落成后,苏轼邀请文人雅士聚集黄楼,宴饮庆贺,酒酣之际,他高兴地写下了《九日黄楼作》:

去年重阳不可说,南城夜半千沤发。
水穿城下作雷鸣,泥满城头飞雨滑。
黄花白酒无人问,日暮归来洗靴袜。
岂知还复有今年,把盏对客容一呷。
莫嫌酒薄红粉陋,终胜泥中千柄锸。
黄楼新成壁未干,清河已落霜初杀。
朝来白露如细雨,南山不见千寻刹。
楼前便作海茫茫,楼下空闻橹鸦轧。
薄寒中人老可畏,热酒浇肠气先压。
烟消日出见渔村,远水粼粼山  。
诗人猛士杂龙虎,楚舞吴歌乱鹅鸭。
一杯相属君勿辞,此景何殊泛清霅。

    苏轼对黄楼情有独钟,有《代拟黄楼口号》、《十一月五日观月黄楼席上次韵》、《太虚以黄楼赋见寄作诗为谢》、《次韵和刘贡父登黄楼见寄并寄子由三首》。秦观亦有《黄楼赋》一文,陈师道作有《黄楼铭》。这些优美的诗词歌赋热情讴歌了苏轼抗洪的功绩,赞美了徐州的名山胜水,读来令人赞叹不已。苏辙的《黄楼赋》写道:“熙宁十年秋,七月乙丑,河决于澶渊,东流入钜野,北溢于济,南溢于泗。八月戊戌,水及彭城下。余兄子瞻适为彭城守,水未至,使民具畚锸,畜土石,积刍茭,完窒隙穴,以为水备,故水至而民不恐。自戊戌九月戊辰,水及城下者二丈八尺。塞东、西、北门,水皆自城际出。雨昼夜不止,子瞻衣亵履屦,庐于城上。调急夫,发禁卒以从事,令民无得窃出避水,以身率之,与城存亡……”秦观的《黄楼赋》记有:“太史苏公守彭城之明年,既治河决之变,民以更生,又因修缮其城,作黄楼于东门之上,以为水受制于土,而土之色黄,故取名焉。楼成使其客高邮秦观赋之,其词曰:唯黄楼之环玮兮,冠雉堞之左方。挟光晷以横出兮,干云气而上征。既要眇以有度兮,又洞达而无旁。斥丹 而不御兮,爰取法乎中央。列千山而环峙兮,交二水而旁奔。冈陵奋其攫拿兮,谿谷效其吞吐……”“黄楼赋碑”断面方形,碑高2米,宽0.68米,厚0.49米,上刻苏辙《黄楼赋》一文。1988年新建的黄楼为仿宋建筑样式,木结构,双层飞檐,覆黄色琉璃瓦,二层设有外回廊,站在楼上可以凭栏眺望黄河故道景色,在红花绿柳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壮观。
    黄楼公园旁还有一座复建的老建筑—牌楼。古牌楼原在今牌楼市场内,始建于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为河道总督黎世序所建,清光绪九年(1883)徐州道尹赵椿平重修。牌楼非楼,而是一个敞门式的大牌坊。老牌楼建于临河的高台上,下有十几步台阶,中间一大门,两侧小门,重檐,高高在上,非仰视无以见牌楼的门额上悬挂着的两块大匾,面河的一面写“大河前横”,对城的一面写“五省通衢”,道尽了徐州重要的交通位置和黄河的气势。大河指的是黄河,五省指的是苏、鲁、豫、皖、冀。
    牌楼下卧一铁牛,徐州人叫镇河铁牛。在中国人的习俗里,牛被认为是抵御洪水猛兽的神灵。牛的一生耕田犁地,治土稼穑,以土为伴,治土的能手牛当然又是治水的克星了。我国许多古河道旁都立有各式各样的各种材质制作的牛。徐州的铁牛始铸于清嘉庆四年(1799),作跪卧状,体魄雄健,两眼夺出眶外,显示了牛的憨厚与敦实。铁牛的腹部铸有一段铭文:“太岁在巳土德盛,月唯庚午金作镇。铸犀利水乘吉命,蛟龙虬伏水波静。天所照惟顺兮,安流永宝。岁在嘉庆己未庚午月庚辰日庚辰时铸。”铁牛铸成后,一直跪卧在黄河岸边,每天面对滚滚的黄河洪流,无怨无悔,忠诚地守卫着徐州城。铁牛的精神感动了许多人,清代有人作诗一首,赞美了铁牛的精神:

武宁门外水悠悠,万里长堤卧古牛。
春草绕前难下口,长鞭任打不回头。
风吹遍体无毛动,雨润周身似汗流。
莫向函关夸老子,国朝赖尔镇徐州。

    此诗诙谐幽默,读来让人忍俊不禁。忠厚老实的铁牛没能逃脱杀身之祸,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铁牛被当作“四旧”砸烂送到冶炼厂熔化了。铁牛虽然化作了青烟,但它却活在徐州人的心里,1985年,徐州人又根据古铁牛的样子,重新铸造了一尊铁牛,立于河边,牛高1米,长2米,形象几可乱真。
    在城东南角黄河故道中,有一片开阔的水面,这是由于河水急转弯冲击而成的河湾,当地人俗称“鸡嘴坝”,因形似鸡嘴而得名,实际上为“积水坝”谐音而来。积水坝有一岛,曰显红岛,相传是苏轼女儿苏姑娘跳河抗洪的地方。苏轼知徐时,遭大水,在大水临城的前一天,有布谷鸟飞过苏轼的衙署,布谷鸟边飞边唱:苏东坡、苏东坡,半夜子时将汝过!东坡听后不得其解,但他聪明的女儿却感到十分不安,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于是在半夜时分,提着灯笼到城墙上一看,只见洪水滔天,水在城下涌动,于是她奋不顾身跳进水里,只有她穿的红衣裳浮现在水面上。第二天早晨,大水才退去,后来人们把这一片叫显红岛。还有一种说法是苏姑娘跳进水里,嫁给了河伯。其实,苏轼有儿无女,这些浪漫的故事表明了徐州人对苏东坡的爱戴。如今的显红岛已成为水中的绿洲。
    黄河故道上最漂亮的要数各式各样的桥了,从上游至下游有黄河桥、苏堤桥、合群桥、西安桥、庆云桥、坝子街桥、迎春桥、弘济桥、青年桥、利济桥、和平桥、汉桥。这些桥风格不同,造型各异,有中国传统样式,也有欧陆古典风格。新建的弘济桥(原济众桥)为欧式桥梁,桥面宽阔,很是气势壮观。位于积水坝上的汉桥则展示了中国传统桥梁建筑的风采,桥头堡为汉阙式大门,汉白玉护栏板,每个柱头上雕刻着生动可爱的小狮子,桥头堡外侧,分别立着四只巨大的花岗岩雕制的石豹,仿自狮子山汉墓出土的石豹,威武凶猛,虎视眈眈,像4个威风凛凛的士兵守卫着汉桥。这些桥连接着城市的东西南北,成为水上要道。黄河故道的南岸,沿堤坝新建的迎宾大道宽阔通畅,两边高大的法国梧桐树遮天蔽日,成为一条绿色的走廊。两岸旖旎的风光,清新的空气,还是市民休闲娱乐的场所,每至清晨傍晚,老人们纷至沓来到此锻炼,孩子们在此嬉戏玩耍,市民们自娱自乐,别有一番情趣。
                                                             (作者单位:徐州市文化局)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