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风物览胜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风物览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物览胜

子房山庙会的起源与发展

编辑日期:2009-10-11 0:00:00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4602 次

    

                                                      文 · 戚云龙 张海霞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调研、申报与保护工作,在徐州正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其中,子房山庙会的来龙去脉最为扑朔迷离。本文试将二十年前的与近几年的调研材料作一次简要的梳理,以求更多有识之士的关注。
  一、庙会所在区域以及地理环境
  子房山庙会起源于徐州市云龙区子房山。
  云龙区,徐州市主城区之一,位于徐州市城区的东南部,因风景秀丽的云龙山而得名。全区总面积118平方公里,总人口30万,辖7个街道办事处,50个社区、18个行政村,是徐州特大城市的主城区和新老城区所在地,为全市政治、经济、文化、商贸和旅游中心。云龙区东连古邳大运河,河畔是一连串的红色旅游胜地如王杰纪念馆、淮海战役碾庄战斗纪念馆、八路镇小萝卜头纪念馆;西接户部山项羽戏马台、国家4A级旅游胜地云龙山、云龙湖;南屏湖海战役烈士陵园、吕梁山,山上有“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孔夫子观洪台;北倚古战场九里山、微山湖,与鲁南孔孟之乡遥遥相望。1995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排名第一的狮子山楚王陵,恰与子房山紧紧相偎。
  如果说徐州是苏鲁豫皖淮海经济区20个市100多个县(市)的中心城市,那么,云龙区正处于徐州六县(市)五区的枢纽中心,是徐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中心区和历史文化旅游区。
  二、庙会源于对张子房的崇拜纪念
  子房山原名鸡鸣山,海拔146米,古木苍松,风景秀丽,古迹云集,历来为文人墨客所咏诵。而子房山庙会的形成,首先源于对汉代人杰张子房的崇拜纪念。庙会活动中心就在山上的子房祠及周围。子房祠,又称留侯庙、子房庙,相传始建于汉代,是为纪念张良的功绩而修建的。
  徐州民间故老相传,楚汉相争之时,项羽被围困在徐州城北郊“九里山”下,但是,由于项羽帐前的“八千子弟兵”极为忠诚而英勇,汉兵一直无法取得最后的胜利。这时,善于“运筹帷幄”的张良,便命人扎制了一个足有三间房屋大的巨型风筝,夜间东南风起,张良坐进风筝,让部下从城东山上顺风放起了风筝,当风筝漂浮在九里山上空的时候,张良躲在风筝里,用竹箫吹奏起了楚人的歌乐。另外命令一些士兵在放风筝的山上,与箫声相和,唱起了脍炙人口的楚歌《鸡鸣歌》:“东方欲明星烂烂……”。夜幕下的箫声和歌声,唤起了项羽“八千子弟兵”的思乡之情,大家情不自禁的同声相和,谁也没有心思再打仗了,在夜幕的掩护下,士兵们纷纷出逃,到“月没星稀天下旦”之时,八千子弟兵竟然跑的一个不剩。——这就是一些文献中“张良吹箫散楚兵”和“四面楚歌”典故的由来。从此,张良放风筝的山被称作鸡鸣山。张良去世后,徐州人为纪念他,在山上建起了子房祠,此祠堂与北面微山湖中微山岛上的留侯墓相望,供民众瞻仰。久而久之,鸡鸣山与子房山两名并称。
  “四面楚歌”的故事,最迟在汉代已经在全国流传,宋以后家喻户晓,《水浒传》中五台山上卖酒汉子唱的那首山歌“九里山前作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顺风吹起乌江水,好似虞姬别霸王。”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证据。到了明代,这个著名的传说故事,写入明传奇沈采的《千金记》。也是在明代,据此传奇改编的同名戏曲已搬上舞台,其中的“《楚歌》、《虞探》、《别姬》、《埋伏》、《乌江》、《跌霸》”等折,民国时先被 “梅党”中人齐如山改成了20场的《楚汉争》,中行南京总行的总经理吴震修看了剧本嫌长,仅用两天时间又缩改成了12场,此后边演变改,定稿为8场,这就是梅兰芳最负盛名的经典剧目《霸王别姬》。“戏马台前笙细细,子房山上韵悠悠。” “子房箫声”遂成为徐州最富盛名的古八景之一。  
  三、祭拜张子房与道教“占验派”活动的混融
  “术数”原为孔子六艺之一,经世致用,建功立业,从来就是儒家的追求。所以,从那时开始,出于对张良“运筹帷幄”奇能的崇拜,研究兵法的人,那些胸怀大志,一心想建功立业的儒生们,多来参拜张良。子房山对张良的崇拜活动,最初其实是对儒家经世致用、治国平天下精神的张扬与追求。
  东汉末期道教兴起,“运筹”被附会成占卜之技而渐成道家专宠,于是,崇拜张良的队伍中,研究易经八卦、卜算术数的文人之外,更多的加入了道教中人。而儒家象征意义上的俗神纪念,开始朝道教的神化崇拜方式转化,形成中国道教“占验派”的先声。对张良的纪念活动转变为道家占验派的崇拜仪式。“占验派”是以传习占验术数为主的道派。汉代周易象数学发展到高峰,逐步衍生出各类占验术数,称为术数学,传习占验术数的道士组成道教占验派。这些占验术数有奇门遁甲、六壬课、太乙神数、六爻易占、文王课、推命术、相术、堪舆、图谶、望云、省气等,用以预言社会人事的的吉凶祸福。所以,后世占验派著名道士如管辂、郭璞、李淳风、袁天纲等人,多崇拜张良。此后张良从“名人”渐渐向“仙人”转变。近数百年来庙会中易经打卦、卜相算命的兴盛,正是这种活动的遗孑,也是庙会有别其他庙会的一大特色。
  四、明代“求雨”祈丰年习俗的融入
  子房山庙会最重要的活动内容之一,是明代融入的古老的求雨民俗。求雨习俗早在远古时期就产生了,那时候,由于科学技术的落后,在大自然面前,人类一直“靠天吃饭”。《中国方术概观》中说:“祈雨的活动,一定由来很早,据说在商汤曾被绑双手,在烈日下曝晒自己,以求上帝怜悯降雨。”后世求雨中的晒龙王(龙王出巡)仪式,就是源于此。龙的神性,在古文献记载中也多被用来求雨。《楚辞·天问》云:“河海应龙,何尽何厉?”郭璞按:“后世以应龙致雨,义概本此也。”到了汉代,儒家独尊,祈雨的理论与实践有了重要改变。求雨的方式也有了明确规定,董仲舒著《春秋繁露·求雨第七十四》:“春旱求雨。今悬邑以水日祷社稷山川,家人祀户。无伐名木,无斩山林。八日。于邑东门之外为四通之坛……”另外,书中对一年中其他季节的求雨也有规定,如:“夏求雨。令悬邑以水日,家人祀灶。……冬舞龙六日,祷于名山以助之。家人祠井。”
  徐州一带的求雨,直到宋代,还沿袭着汉代“于邑东门之外” 求雨的规矩。最隆重的,莫过于到城东龙潭山下的老龙潭求雨,俗信:那里是龙王爷的居处。
  据史料记载,北宋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四月,苏轼调任徐州知州,第二年,徐州春旱,苏轼也随地方习俗,率部属组织百姓去老龙潭“求雨”、“谢雨”。并为此写下了一些诗文。
  同治《徐州府志·山川考》中收录了苏轼的求雨诗——《起伏龙行》。小序中写道:“徐州城东二十里,有石潭。父老云:与泗水通,增损清浊,相应不差,时有河鱼出焉。元丰元年春旱,或云置虎头潭中,可以致雷雨。”苏轼依当时惯例还撰了一首《徐州祈雨青词》:“水未落而旱已成,冬无雪而春不雨,烟尘蓬勃,草木焦枯。今者麦已过期,获不偿种;禾未入土,忧及明年。臣等恭循旧章,并走群望。意水旱之有数,非鬼神之得专。是用稽首告哀,吁天请命……”
  2004年11月,徐州东郊龙潭山上发现一处古迹“老龙潭”,并找到一块石碑,正面有苏轼所书“霖雨苍生”四字,背面碑文系仿照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所做,主要介绍老龙潭的地理位置及老龙潭周围山川秀美及求雨事项等等。
  有趣的是,明代一次求雨中的偶发事件,将这千百年来人民古老的求雨习俗,嫁接到了对张子房。明代宣德(1426——1435)初年,徐州又遭大旱,时任总兵的陈喧率幕僚组织民众,照例前往城东老龙潭求雨。求雨的队伍出东门刚刚走到子房山下,大雨便倾盆而下。大伙儿高兴狂欢的同时,一致认为,这次的甘霖普降,一定是靠了张良的神灵 “运筹帷幄”而成,是“能掐会算”的子房老爷体恤民情而成。于是冒雨登山,祭拜子房老爷的佑民之恩。
  徐州曾在汉末和元末历经两次屠城的战祸,随着时代的变迁,山上的建筑早已荡然无存,仅剩下原来子房祠中张良“运筹”用的大青石。感于此,陈喧遂于子房山再建子房祠,以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九张子房生日,举行重大的祠会纪念。此后,官民共同举行的求雨活动也不再往城东深潭,而是改到子房祠前举行。庙会会期的固定方便了庙会的发展,但是,对原有的信仰内容也发生了改变。众所周知,求雨是逢大旱才举行的仪式。庙会会期的固定,如遇阴雨便不免凸显了求雨活动的不合时宜,于是,民众渐渐把原来的求雨性质的涵义,转向祈求“风调雨顺、人寿年丰”的仪式。当时的子房祠规模较大,有主殿、廊房,还有一座以黄石公命名的黄石公祠,塑有白发褐衣的黄石老人像。
  五、佛教信仰的融入与僧人入主庙会
  明清之际,佛教的活动也登上了子房山,有僧人在山上建立了寺庙,子房山庙会的信仰朝多元化发展。再后来,由于世事的变迁,道士们早已不知去向,原来纪念张良、举行求雨祈丰年活动的原始信仰的、道教的仪式,改由佛教的僧人主持。形成了宗教界极为罕见的奇特现象。明以后,到了清嘉庆年间,徐州人张鼎对子房祠又进行重修。参与的民众更逐年增加,逢庙会日,不但徐州一带的民众,连与徐州接壤地区的皖北、鲁南、豫东等地的民众也不断加入进来。庙会的日期,也由原来的一天,改成了三天。但庙会信仰活动的中心内容,照旧是子房老爷的出巡仪式,通过占卜祝愿风调雨顺的祈丰年仪式。其它拜菩萨众神的仪式,以及其他赶集逛会,听书看戏,购物游览的群众性活动则应有尽有。祠会期间,朝山拜佛,求子房老爷保佑的,为人展示“运筹帷幄”、占卜算卦“术数”的,山上山下销售各种土特产的、卖民间手工艺品的、卖传统小吃的,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子房山庙会这样的的盛况,历经数百年,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前。
  至此,子房山庙会集儒家传统、佛教、道教文化、远古民间信仰习俗、民间集市贸易为一体,成为传统文化中极具地方民俗文化特色的活化石。
  六、新中国成立以来庙会的衰落与再次兴起
  由于历史原因,庙会在新中国成立后规模渐渐缩小,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竟全部停止。唐代大诗人李白有《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诗,“子房未虎啸,破产不为家。沧海得壮士,椎秦博浪沙……”曾被镌刻于子房山的子房祠前,可惜文革中也被毁。原来的建筑,仅仅剩下破败的子房祠,其余全部化为乌有。1986年宗教政策恢复以后,在民众自发参与的情况下,庙会才逐渐开展起来,到现在进行了十余届。刚恢复时期不过象乡村的集市规模,虽然近几年赶会人数逐渐增多,但昔日的繁华热闹鼎盛已成过眼云烟。
  1996年,随着宗教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徐州普度庵住持常会法师率弟子迁入子房山,重建东山寺,子房祠独居山顶,但却成了东山寺管辖的一部分。该祠现存五大间石屋,大门朝北,门上有“子房祠”三个大字,门联是:“五世报韩终有恨,一时兴汉本无心”。外廊柱联是:“黄石授书识破玄机,留侯兴汉功垂千秋”,横批:“掌中乾坤”,祠内有张良塑像。但是,对徐州民众来说,山上的庙会名称依旧,每到农历五月十九张子房生日,人们依然前来赶“子房山庙会”。香火鼎盛,庙会的信仰则是佛、道、儒共奉。每年一度的“子房老爷出巡”仪式,也由东山寺现任主持宏音法师主持。其实,这位佛家法师不知是否意识到,她,不仅仅是佛法的弘扬者,她还已经成为了子房山庙会——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新传承人。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