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风物览胜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风物览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物览胜

微山湖畔叮叮腔

编辑日期:2009-10-11 0:00:00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3849 次

    

                                                        文 · 赵志存 赵 杰  

      自古以来,利国依大运河、偎微山湖,地处南北交通要冲,兼有水陆车马舟楫之便,官吏常驻,居民富庶,留下重多的人文景观。除著名的利国八景外,以产铜冶铁利国利民驰名天下的利国镇借着独特的地理位置,到了十七世纪后半叶,这块文化底蕴丰厚的土地上,诞生了一株让人喜闻乐见的艺术奇葩——叮叮腔。
  明末清初,地处微山湖东岸的利国镇厉湾、寄堡、庙山等村,经常停靠由南方经大运河来的运粮船只,船上的人大都会唱南方小调,有的兴致所至还要耍大头(头上戴着假头边唱边舞),深得岸上的农民所喜爱。慢慢地,农民也学会了一些调门,同时揉进当地的民歌民调,腔调更为丰富。开始只是个人哼唱,逐步发展到二人对唱。因处“太平盛世”,且人们也渴望太平,祈求太平,故初时称之为“太平歌”。
  “太平歌”形成后,逢年过节或庙会赶集演唱时,往往围观者越来越多,地方仄狭,演唱无法正常进行,这时女主角手拿花手帕,男主角擎着装饰铜铃铛的小花伞进行打场子。边舞边唱,铜铃叮铛,群众称这种形式为“打舞场”、“打鼓场”,这样便有了演唱空间,这种演唱形式一直延续下来,后来群众称之为“叮叮腔”,慢慢地就把太平歌改为了叮叮腔。
  从太平歌延袭下来的叮叮腔初时只是演唱对子戏,又称“拉绫子”、“两人台”,形同东北的“二人转”。音乐只用一把清脆悦耳叮叮咚咚的月琴伴奏。演员不化妆,只是着比较新的家常衣服或借新娘的礼服。演出的也是小剧目,如《降香》、《送茶》、《访友》、《劝嫁》等。即使如此,语言质朴形式简单的叮叮腔仍很快在利国周围流传开来。在广阔的原野中,豆棚瓜架下,柳荫河渠旁,雨天集会,月夜纳凉,随时随地都可以听到朴素优美的叮叮腔。男女老少都会哼几句,喜悦兴奋时唱,忧愁烦闷时唱,叮叮腔成了利国一带百姓“自己的庄户戏”。
  叮叮腔在利国慢慢地发展着,开始由农村乡野走向城镇,有时也会请到衙门或州馆里演唱。慢慢地流传范围愈来愈广,喜爱它的人越来越多,群众也要求它从更多的方面来反映现实生活。再加上也出现了一些有一定文化的艺人,这就促使了叮叮腔有若干新的变化,生、旦、净、末、丑各种行当逐渐形成,并开始吸收豫剧、黄梅戏、梆子、坠子、柳琴等剧种的优点,演出剧目也由对子戏《降香》、《送茶》、《访友》、《劝嫁》逐渐发展到中型剧目《十八相送》、《站花墙》。既而又发展到根据群众的要求,在剧目内容上进行突破,参照章回体小说改编剧本,如《卖油郎独占花魁》、《刘秀走南阳》,同时也开始上演带有打斗的剧目,如《樊梨花征西》。
  诞生于地方,兼纳南北戏曲之长,叮叮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点。
  叮叮腔之所以受到人们的欢迎,主要是因为音乐优美动听而且韵味朴实,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曲调的说唱性较强,容易听懂,有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哼哼之说。叮叮腔是农民在太平年月演唱的,曲调情绪欢快,一般说来没有什么悲愤和哀愁。同时,曲调变化也较多,“七十二”哼哼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地处大运河两岸的铜山,清代由南方而来的运粮船只带来南方的音乐和曲调,不断充实叮叮腔的调门,使得这个北方剧种不但清新刚健,而且兼有南方戏曲的轻柔婉丽。
  叮叮腔的唱腔在早期以“八句腔”为主,少有变化。后来又产生了平韵、阳韵。进入城镇后又吸收了京剧、柳琴的一些曲调,丰富了“对口煞板”;从黄梅戏的唱腔中吸收了优美的音乐,丰富了唱腔调门;战争年代又吸收了若干民间小调,如小郎调、“十杯酒”、“十二月”、“五更”,这些调子有的欢快轻松,有的高亢嘹亮,和方言紧密结合,叙述性较强。叮叮腔也慢慢发展到八句腔、(慢八板)、煞板、平韵、阳韵、花韵、大磨花韵、发腔、对口、对口煞板、平韵跺板、五字韵、跺板、扫腔、腰锣钗、紧板等十八个主要调门。
  叮叮腔艺人只有男子,女主角一律由男子扮演,以“假嗓子”演唱。扮演女角的艺人多数从十一、二岁开始学戏,到二十多岁就不再演女角,因为叮叮腔的唱腔以童音演唱为最好听。有的扮演女的艺人唱“老转少调”:一人既能唱男腔,又能唱女腔。一个曲调开始用男音,不一会就能转到高八度或十五度的女音,艺人们称此为“老转少”。一般规律,在一个字音的尾音唱到该调十一音度时转,到换气时,也就是唱到休止符的后半拍时再用本嗓子唱。
  叮叮腔的唱腔组成部分可分为起板、中板、落板。其唱法是实字唱完后,拖出哎哎嗨的音来。对整个唱腔来说,还有叫板和煞板。叫板是告诉伴奏人员:“要唱了”,煞板是唱板的结尾,表示唱腔的全部结束。如果不煞板就必须转入别的调门,继续唱下去。煞板后大多要有道白出现,各种唱腔又有清、二、三板的不同,这是专对节奏快慢而言的,以鼓板打的快慢而分。每段唱词用什么板,要根据剧里人物的情绪和每段唱词的内容决定。
  叮叮腔初时,演的都是小戏,角色上只有小生、小旦、小丑,艺人中扮演男的唱男调,叫生角,扮演女的唱女调,叫旦角。花旦演出时用周围缀着穗子的花布包头,前额挂着大花布球,鬓上配花,着裙子,略有些舞蹈动作,就是一手拿扇子,一手拿手帕在身体左右前后甩动。舞蹈动作和身段并不讲究,都是生活动作的摹仿,有时只不过夸张一些。女角要踩着垫子,所谓垫子就是木制的脚底板,着在脚上,穿长长的裤子遮住脚,只露出垫子,掩盖男性的特点。之所以着垫子,是表达强烈感情时容易演出动作。每当一句词唱完,伴奏过门时演员要大扭一下,双腿曲膝相交,下身不动,腰部转动,两臂舞动,这种表演方法很少考虑动作是否与感情相吻合。生角不着靴子,身上只着普通服装,偶有装饰,化妆也只是着点脂粉而已。一般生角都拿着扇子,走着四方步,间或有点手势,但不能表达人物的内心情感;小丑一般仿旦角扮,腰间系一条裙子,动作较多,比较活泼,边唱边做引人发笑的滑稽相。
  叮叮腔发展到后期,因受其他地方戏的影响,角色有所增加,除生、旦、丑外,又添老旦、花净行当。同时在表演艺术上也吸收了别的剧种的表现形式。如生角出场时,有起步、甩袖、整冠、念引子表白等;旦角出场有整髯、念引子、表白等。引子都是在人物一上场时念的,念时不配音乐,只配锣与钹。念引子的目的是为了介绍剧中人物的处境,如《劝嫁》里祝英台母亲所念的“两鬓白发赛银丝,老年去了少年时”;介绍剧中人物性格,如《十八相送》中梁山伯所念“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介绍剧中人物的才能,如《十八相送》中梁山伯所念“再没山伯摇得高,再没山伯摇得好”;说明剧中人物的身份,如《站花墙》中杨二舍所念“贫道常在外,处处是我家”;说明剧中人物的心境,如《降香》中祝英台所念“满怀辛酸事,钢刀把心刺”;预示剧情的发展,如《降香》中祝英台所念“满怀心酸事,今在不如此”。而表白的作用则是用来补充引子的不足之处。
  叮叮腔在语言上,道白以方言为主,唱词的方式多种多样。
  叮叮腔道白杂以很多戏剧语言,在语气上有的也象京剧那样讲究抑扬顿挫。这一点使它打破了方言的局限性,可以使更多的人听得懂。与别的剧种一样,叮叮腔的道白有自白、对白、旁白。其主要艺术形式是以唱为主,以白为辅。
  叮叮腔唱词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五字句、七字句、十字句等,其中以七字句居多,演唱时还要加上一些衬字,各种句式都富有节奏感。七字句的结构是“四三”,十字句的结构是“三三四”。各种唱句结构如下:
  一、   五字句,如《站花墙》中王美容所唱:
  美容忙跪倒/仰首是乾坤/ 夫是杨二舍/ 妻是王美容
  二、 七字句,如《十八相送》中祝英台所唱:
  太阳出来   紫艾艾/一对学生  下山来/头边走着  梁大哥/后跟为奴   祝英台
  三、 十字句,如《站花墙》中王美容所唱:
云青石  铺甬路  委实难走/一脚高  一脚底  震散乌云
  除此外,还有在唱句中插入虚字“呀”、“嗯”、“来”、“嗨”等,及一词多次重复的唱法。如《十八相送》中祝英台唱“梁哥呀,梁哥呀,梁哥梁哥我的哥哎嗨哎哎……”,目的就是为了加重语气,更好地表达感情。
  叮叮腔的唱词讲究押韵,韵脚变化越多,节奏感愈强,表达的感情也就愈强烈。押韵的方式有如下几种:一是上句可以不押韵,但下句必须押韵,有的四句中头一句与末一句押韵,中间可以不押韵,有的在四句中一、二、四句押韵,如《送茶》中银心唱:“鼓打五更亮堂堂,奴给姑娘送茶汤,茶盅茶壶端在手,慌慌忙忙下厨房”。有时为了更好地表达语意,不一定追求押韵,如《降香》中祝英台唱:“鼓打三更半夜天,英台房中唤丫环,高叫丫环备灯火,后花园里去降香”。
  1875年前后是叮叮腔发展的鼎盛时期,东到邳县、新沂,南至睢宁、灵璧,西过微山湖,北抵鲁西南一带,人人会唱叮叮腔,逢会便有叮叮戏。而此后不久,社会发生了变革,南北战争、军阀混战、倭寇入侵,为歌颂太平盛世而起的叮叮腔失去了生存空间,如同一幕戏发展到高潮便戛然而止。多少民间艺人历经三百余年用心血铸就的辉煌顷刻间便失去了生存的环境。
  同其他剧种一样,叮叮腔需要一个祥和的环境;同其他剧种一样,为了和平,它也在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这个乡野小戏在不同的革命阶段都在积极地做着宣传工作。北伐革命期间,它用“十二月”的曲调来演唱“正月里来好风光,家家户户乐嚷嚷,南方出了革命党,过江消灭孙传芳”!抗日战争期间,“十二月”小调唱“游击队真不穰,日本一见逃得慌,咱们赶紧追上去,消灭日本野心狼,缴来洋枪和洋炮,保卫咱们好家乡。”解放战争开始后,一些艺人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参军、支前,并在部队用叮叮腔的曲调填上新词进行革命宣传。“五更调”唱“鼓打一更里,天上黄河昏,我劝丈夫赶快去出门,你要参加八路军来依哟哎嗨哟,你要参加八路军依哟哎嗨哟。”“十二月”小调唱“我们要认清,蒋匪心太狠,可恨秃头蒋介石,进攻咱八路军,拿起美国的枪和炮,来杀咱人民,真是丧良心,丧良心!”……。
  曾经给徐州人民带来快乐的利国叮叮腔却濒临绝境,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自光绪末年至建国前,半个世纪的动荡岁月使叮叮腔失去了安身立命的太平环境。解放后,只能演一些小的宣传节目。二是一直口头传授,无正规班社、无职业艺人,多属业余爱好、农忙务农农闲演出的叮叮腔组织松散,加之改革开放前人们一直为裹腹而奔忙,无暇及此。三是电影、电视、网络及其他的娱乐方式对叮叮腔的生存环境冲击,年青人对此失去了热情。如今只有少数人会哼唱几句,已无人能表演完整的剧目。在利国镇,也只有历湾、寄堡、庙山三个村庄的个别老人还能传唱。
   当然,人们并没有遗忘这个乡土气息浓郁的乡间小戏,1960年,徐州师范学院艺术专修班师生对这一古老剧种进行了挖掘整理。经过两个多月的下乡访问搜集,使得叮叮腔这一中断了几十年、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将要失传的古老剧种得以重生,在利国一带重放光彩。并选择了《下山》、《送茶》、《劝嫁》等折子戏进行汇报演出。服装、布景、道具都按正规舞台演出装备。乐队配器又增添了二胡、琵琶、大提琴、笙笛等乐器。当时除在徐州演出外,又到南京汇报演出,受到有关负责同志的好评,同意徐州专区筹建叮叮腔剧团。更有人试图将河南调、两夹弦融为一体改名为“徐剧”。但因种种原因,叮叮腔又回到了利国的乡野。
  令人宽慰的是,在有识之士的努力下,叮叮腔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被重新认识和发掘。2008年,叮叮腔被铜山县政府列为县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为使这朵民间奇葩愈绽愈艳,铜山县成立了叮叮腔戏剧研究会,利国镇组建了叮叮腔戏剧艺术团,民间艺人因戏结社,经常排练《下山》、《劝嫁》、《站花墙》等传统剧目。在名镇利国,百姓婚丧嫁娶、生日宴会,企业公司开张等,都少不了婉转悠扬的叮叮腔。随着乡村游、观光农业的升温,乡锣、乡鼓、乡音、乡情,婉转悠扬的曲调,甜润奔放的唱腔,浸透着微山湖宽厚博大的风采神韵,散发着浓浓的乡土气息的叮叮腔成了当地独有的文化品牌。
  (赵志存系铜山县档案局局长,赵杰系铜山县档案局地方志办公室主任)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